贾宝玉的容貌和气质
连载:话说“《红楼梦》中人”   作者:中国《红楼梦》学会   出版社:崇文书局  

  读《红楼梦》的人,总想知道贾宝玉长的什么样,林黛玉长的什么样?有趣的是每一个读者的心目中都有自己对人物形象的想象。正如人们常说的那样,一千个读者的心目中,就会有一千个宝哥哥林妹妹的形象,这话说的不错。《红楼梦》中的人物都写得十分丰满,特别是主要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然而由于每个人的阅历、认知的不同,阅读《红楼梦》时就会有自己的理解,这很正常。

  一个人物的形象是由外在的容貌(包括着装打扮)和内在的气质组成的。那么在《红楼梦》中作者笔下的贾宝玉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贾宝玉第一次出场,是在第三回,也就是黛玉进贾府的时候。宝玉第一次亮相可谓光彩照人,书中是通过林黛玉的眼睛,对宝玉的形象从着装打扮到外在的样子作了十分具体的描写。书中写道:

  忽见丫鬟话未报完,已进来了一位年轻的公子: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涤,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若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 时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涤,系着一块美玉。

  这是黛玉眼中看到的宝玉第一次亮相,一会儿换了装再出来,宝玉又是一番打扮:

  头上周围一转的短发,都结成小辫,红丝结束,共攒至顶中胎发,总编一根大辫,黑亮如漆,从顶至梢,一串四颗大珠,用金八宝坠角;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仍旧带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下面半露松花撒花绫裤腿,锦边弹墨袜,厚底大红鞋。越显得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生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看其外貌最是极好。

  在《红楼梦》中这是对宝玉外在容貌和着装打扮最集中的两段描写,宝玉确实长的十分漂亮,用北静王水溶的话讲“如‘宝’似‘玉’”,正是“外貌最是极好”。长的好这也是宝玉受宠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我们注意到,在上面的两段描写中,宝玉的穿戴有很大的不同,这是因为在不同的场合他有不同的着装。第一段的穿戴是因宝玉去庙里还愿回来,所以他的穿戴是出门的着装。跟黛玉见了一面后回来换了衣服,这时的穿戴是平时在家里的着装。《红楼梦》中宝玉的着装打扮,既不是清代也不是明代,既不是汉族也不是满族,而是作者为塑造贾宝玉这个人物形象的艺术虚构,是杰出的艺术创作。贾宝玉那样豪华富贵的的着装打扮,既是为了烘托宝玉的漂亮和他不同一般的身份地位,又是从一个侧面表现封建贵族家庭的生活。

  宝玉不仅长的漂亮,而且浑身透出一种非凡的气质,这当然与他非凡的前身有着直接的关系。宝玉气质突出的表现是聪明灵秀、超凡脱俗、率真清纯、爱博多情。特别是宝玉之多情,你看他是“虽怒时而笑,即 视而有情”、“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宝玉之情是纯洁的,这包含爱情、亲情、友情,他似乎就是为爱而生,为爱而死。清代人涂瀛在他那篇著名的《红楼梦论赞》中说“宝玉圣之情者也。”就是说宝玉是情圣。的确,宝玉堪称千古第一情人。

  说到宝玉的容貌和气质,人们总要提到宝玉身上有许多脂粉气,像个女孩子,缺少男性的阳刚之气等等。的确,宝玉的身上确实有脂粉气,不是一点点,可以说不少,书中对他的漂亮的描写,往往使人们想到了女性的美貌。他的秉性温柔,对女儿的体贴,以及待人接物等,无不透出女性的气质。宝玉对女儿有着由衷的崇拜,他认为“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认为“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所以他“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宝玉身上的女性气质,毫无疑问是与他对女儿的崇拜有着直接的联系,而不是什么病态的心理。宝玉虽然身上有着一些脂粉气,但他仍是一个可爱的小伙子,是一个外在的秀气与内在的率真完美结合的英俊少年。他的气质与对女儿的赞美崇拜,更多地表现出对美和理想的追求,是对那个充满了浊臭气息的男尊女卑时代的抗争与颠覆。
weiking   2006-12-14 11:32:14 评论:0   阅读:1895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用,就用的漂亮点。文章嘛,借花献佛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