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贪财好利,嫉妒成性
连载:话说“《红楼梦》中人”   作者:中国《红楼梦》学会   出版社:崇文书局  

  王熙凤既是贾府的管家,又是贾府的蛀虫。若用“欲壑难填”一词来形容她的贪财好利,亦不为过。第十五回,当净虚老尼向王熙凤求情,要她干预张金哥与守备之子的婚姻时,王熙凤说,“你是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是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银子来,我就替他出这口气。”之后,凤姐便命仆人来旺儿,“假托贾琏所嘱,修书一封”,让长安节度使云光办理此事。第十四回接着交代,在云光的干预下,张金哥与守备之子的婚姻被生生拆散,结果张金哥自缢身亡,那守备之子也投河而死。为了三千两银子,居然害死了两条人命。不仅如此,书中又交待说:“这里凤姐却坐享了三千两,王夫人等连一点消息也不知道。自此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有了这样的事,便恣意的作为起来,也不消多记。”说明此后凤姐经常干这样的事情。

  第三十六回,金钏儿死后,几家仆人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得到大丫鬟的位置,时常给凤姐孝敬东西,凤姐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后,“所以自管迁延着,等那些人把东西送足了,然后方回王夫人”。同回中当王夫人说起有人抱怨短了一吊钱,王熙凤不但巧言抵赖,而且事后还发誓说:“从今以后倒要干几样 毒的事了。抱怨给太太听,我也不怕。糊涂油蒙了心,烂了舌头,不得好死的下作东西,别作娘的春梦!明儿一裹脑儿扣的日子还有呢。如今裁了几个丫头的钱,就抱怨了咱们。也不想一想是奴几,也配使两三个丫头!”

  关于王熙凤的妒忌,书中更有充分的描写。第六十五回小厮兴儿说,王熙凤“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他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的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说:‘又不是我自己寻来的,你又浪着劝我,我原不依,你反说我反了,这会子又这样。’他一般的也罢了,倒央告平姑娘。”“尤二姐笑道:‘可是扯谎?这样一个夜叉,怎么反怕屋里的人呢?’”“兴儿道:‘这就是俗语说的“天下逃不出一个理字去”了。这平儿是他自幼的丫头,陪了过来一共四个,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这个心腹。他原为收了屋里,一则显他贤良名儿,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又还有一段因果: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二爷原有两个,谁知他来了没半年,都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别人虽不好说,自己脸上过不去,所以强逼着平姑娘作了房里人。那平姑娘又是个正经人,从不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也不会挑妻窝夫的,倒一味忠心赤胆伏侍他,才容下了。’”这就是说,平儿是王熙凤为了一己之私,才假充门面让贾琏将她收了房,但实际上她与贾琏的夫妻名分却几乎是形同虚设。虽然平儿“从不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但凤姐还是像防贼一样防着她。第四十四回贾琏也对鲍二家的说:“如今连平儿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屈不敢说。”

  第六十七、六十八、六十九回,有关尤二姐的情节,充分展示了王熙凤的性格特点。贾琏偷娶尤二姐事泄,王熙凤首先以残酷的手段审讯知情的小厮,得知内情之后,不仅凭着自己的精彩表演骗取了尤二姐的信任,而且还在贾母等人面前博得了贤良的名声。岂料她表面上假装好人,暗地里却已经在调兵遣将,必欲将尤二姐置之死地而后快。在这场热闹非凡的戏剧冲突中,凤姐先是吩咐丫鬟善姐不听尤二姐使唤,接着又派旺儿买通张华,让他到衙门告状。与此同时,她又派人买通了察院,传唤贾蓉。待一切都布置妥当之后,王熙凤便亲自打到宁国府,结果吓得贾珍落荒而逃,贾蓉只是跪地求饶。凤姐一面大骂,一面又“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说了又哭,哭了又骂,后来放声大哭起祖宗爹妈来,又要寻死撞头。把个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尤氏、贾蓉自知理亏,一个劲儿地赔礼道歉,“凤姐见他母子这般,也再难往前施展了,只得又转过了一副形容言谈来”,与尤氏赔礼道歉,不但趁机将自己打点此事所需要的银子要了回来,而且还理直气壮地数落贾琏偷娶之事犯了数罪:“国孝一层罪,家孝一层罪,背着父母私娶一层罪,停妻再娶一层罪。”最后,凤姐终于利用秋桐,用“借剑杀人”之法,“坐山观虎斗”,害死了尤二姐。在这场闹剧中,凤姐既是一个优秀的导演,又是一个出色的演员,并且始终处于主动地位,将贾珍、贾蓉、尤氏、尤二姐、贾琏乃至贾母、王夫人等都玩弄于股掌之上,充分显示了她的精明能干,也生动地刻画出一个“嘴甜心苦,两面三刀”的妒妇形象。
weiking   2006-12-14 11:12:47 评论:0   阅读:1293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用,就用的漂亮点。文章嘛,借花献佛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