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尤二姐的悲剧
连载:话说“《红楼梦》中人”   作者:中国《红楼梦》学会   出版社:崇文书局  

  尤二姐的悲剧,有尤二姐自身性格上的弱点。尤二姐对贾琏的轻信导致了她错误地托付一生,对王熙凤的轻信导致了她身陷危境而不自知。贾琏的仆人兴儿对尤二姐介绍自己的女主人时,哪怕是半句话听进去了,尤二姐也不会死得那么惨。尤二姐嫁给贾琏,就意味着尤二姐和王熙凤有了一个无法逃避的生死对决。贾琏夸尤二姐:如何标致,如何做人好,举止大方,言语温柔,无一处不令人可敬可爱。又对贾蓉说:“人人都说你婶子好,据我看那里及你二姨一零儿呢。”贾琏如此评价尤二姐,只会激起醋罐子醋坛子的王熙凤大打出手。兴儿不是说:“陪了过来一共四个,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这个心腹(指平儿)。他原为收了屋里,一则显他贤良名儿,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陪嫁过来的尚且没有一个好下场,这就更不用说偷娶来的了。尤二姐想得过于简单:“我只以礼待他,他敢怎么样!”尤二姐“只以礼待他”,说明她的善良,而不知道王熙凤“敢怎么样”,则说明了她的无知。尤二姐不仅对兴儿的善意警告分不清真假,而且对妹妹的警告,也像个无心人。其实,尤二姐真正的心理动机是,早日进府作个名正言顺的“妾”。而这个妾,如上面兴儿介绍,是必须经过王熙凤的批准的。

  尤二姐总是自责自己是一个“无品行”的人,即使在贾琏这个浪荡公子面前也对自己的淫奔“前科”悔恨不已。尤二姐由自责到自卑,丫头欺负她,她不敢说。凤姐捉弄她,她不敢向贾琏说。关于“前科”问题,即尤二姐的品行问题,需要做具体分析。尤老娘丧夫之后,带着一双女儿失去了生活依靠,因为尤氏的关系,寄居在贾珍府上,可以说正是生活的无着落导致了尤二姐对贾珍父子的迁就屈从,其实,尤二姐是一个被侮辱被损害者。而在当时的道德观念中,尤二姐反而是有罪之人,是她“致使贾珍父子陷入聚 之诮”。“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贾珍父子无耻,罪名则是尤二姐担着。明明是贾珍父子放纵淫欲,却说尤二姐“淫奔”,其原因皆是她长得“标致”。这里,女人祸水论再次凸现。贾母在听完王熙凤的诬告之后不是也说:“人太生娇俏了,可知心就嫉妒。凤丫头倒好意待他,他倒这样争风吃醋的。可是个贱骨头。”贾母不分是非的论断,使尤二姐在贾府中彻底丧失了立足之地。这既表现了王熙凤手段的“了得”,也表现了贾母的“糊涂”与“官僚”。实际上,像尤二姐这样一个出身底层,靠美貌和贤德、子嗣想赢得贾府中应有地位的人,不要说是遇到了王熙凤,就是没有遇到王熙凤,恐怕也是难以遂愿的。
weiking   2006-12-14 10:59:27 评论:0   阅读:568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用,就用的漂亮点。文章嘛,借花献佛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