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与写作的理由
 

信仰生活与写作的理由

 

陈吉祥

 

为什么喜欢写作这个问题,如果放在10年前是容易回答的。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的触须已伸向四面八方,写作的理由不再单薄和唯一,要想回答它,或想回答好它,亦非易事。

写作,包含的东西很多。或许它与一个人的出身、性格、经历、磨难、影响过的人有关。这一切的存在都是无法抹掉的。

童年生活的确是丰富多彩的。那涌动的一切——包括花、鸟、鱼、虫都是研究的对象,并对写作产生过潜移默化的影响。客观地讲,每个人当下的生存状态无不是过去一个人全部历史的“结晶”。历史来不得假设。假设只是一种自我安慰。但是,任何假设又不能说一点意义没有,它作为参照也好,依据也罢,肯定能为一个人的“当下”提供事实上的证据,可能恰恰就是因为这一切生存局限改变了人的一生。刘索拉说:“是内心的苦难造就了作家”;刘亮程说:“对作家来讲,生存给人的教育是最高等的教育”。这些观点获得许多人的认同,只是,如果一个人面对各种复杂的环境——不是敏感,而是麻木;不是试着改变,而是俯首妥协,任何“既成事实”都不可能向着光明转移。

一个在工作负担加重的情况下,读书与写作不得不退到更加边缘的位置,几乎处于“放弃”状态。有得必有失,这是生活的辩证法。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何况生活与艺术是鱼水关系呢。就像理论与实践彼此促进一样!

为什么要喜欢读书与写作?写作能减轻一个人的孤独感,面对任何复杂的环境都变得强大。在只字不识的母亲眼里,写作可能是一件神圣的事。孤苦无助时,它让人的辛酸降低到最小。出于对时光流失的恐惧,就想把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能变成一种无声的旋律,慰藉流失的生命,表证——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没有任何人相伴时,读书写作可以成为唯一离自己最近的朋友,让思想的空间把“两个世界”连接,或者说出别人没说出的话,从而获得一种满足,让微笑与眼泪都变得很有价值,让自己与众不同。写作能减缓一个人的衰老……如果一直回答下去,还能找到许多写作的理由。这说明,一个人的激情和痛苦、沉静和理智的状态,甚至可以说,任何事物:包括一只小鸟的歌唱,一片树叶的凋零,一朵小花的绽放,甚至天空的变蓝、河水的奔流不息、母亲头上增多的几根白发……都能与写作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都会直接促使自己提起笔来,在这种“不错的生命状态”之中,写作会让你追求高尚,排斥庸俗;拒绝阴暗,自然就融入了光明。

北大中文系教授、作家曹文轩说:“会写作意味着一个人对这个世界有了一种条理化的认识,并且,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加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李佩甫也曾说:“文字本身并没有意义,是排列组合产生了意义。而排列组合又是认识和思维的结晶”。其实,这是一种含义的两种回答。我认同它,也因此受益颇多。

关于怎么喜欢写作一事,大凡都是:最初是受到表扬,后来是幸运的陷入。但对人生来讲,因为它是生活中光亮的一大部分,而这种光亮是洁净的,就像理想本身一样。就其实质讲,写得好坏不是十分重要,关键是反映个体本身的一种参与生活的良好状态。一、它让人充实;二、它给人另一个“光”的世界;三、它让人较为准确地表达喜怒哀乐,:为交流提供便利;四、它让人思考未知,并珍视(爱)那些自然万物,继而产生对它们的敬畏……当然,随着认识世界与写作水平的提高,更深层的活着的意义将会凸现得更加明显,自身价值的实现也是其中之一。如果再升华一下“意义”,那就是抵抗世俗与丑恶,向命运强加于人的苦难和不公作永不言败的反抗,并在斗争中体现作为人的思想的高贵。

写作也需要经过成长历程,经过几年的磨砺,一个人的思想就不可能再按以往的思路跑,而是不可更改地跟着命运指出的方向,像水一样从高处往低处流。因此,曾有过的美好童年被残酷现实——“嘎嘣”一折两段。就像一个人突然停止了大笑,一盏灯瞬时熄灭。为了找到生活的出口,你必须摸索着从里面走出来。这些痛楚一如无形的紧箍咒,任何环境和目光都不给你宽容的机会。他们用唾沫烫你,用冷言冰你,用一只看不见的大手蹂躏你,恶狠狠地中伤你,直到你陷入黑天昏地——陷入绝境,才慢慢意识到,惟有舔着自己的血泪写下内心的自言自语才是拯救灵魂不被玷污的最好方式。没有任何一种势力能阻挡这种出发:一张纸,一只笔就能成全一个人的所有梦想。

一分痛苦一分才。你不在自己的内心种植玫瑰,你就闻不到花香。成功,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血泪的固化物,就是它们的堆积。对此,在人群中,我经常面对一个人灿烂的笑容感动──特别是那些饱经沧桑的人们!我觉得那种笑容特别有味道。

读书最大的受益之处就是:它提升了人的思想,并通过改造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从而让人变得有信仰。而过有信仰的生活才是一生的追求。因为信仰包含了爱与理性,甚至说,“信仰的方式就是爱这个世界的方式。”一个人如果没有对时光流失的恐惧,没有对未知或宗教的敬畏,以及对苦难的亲历和感悟,在他身上,就很难建立起真正的爱来。

能否说,这就是信仰产生的本源之一?能否说这也是一个人面对世界写下内心感受的理由之一?

加谬说:对一个目光开阔的人来说,最美的景象莫过于智力和一种超越他的现实之间的搏斗。

赫舍尔说:没有正面和负面的刺激,一个人是不会进步的。

……哦,一个虔诚地走在路上的人!相信阳光对你说出的话一定会比所有的赞词更有力量,也更巨大。



  作者简介陈吉祥,男,卓达集团物业公司。

paper   2007-08-10 16:42:16 评论:0   阅读:431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Copyright@2004-2010 powered by Yu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