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市场与劳动力市场
 

摘要:教育市场和劳动力市场是市场中的子市场。教育市场给劳动力市场提供需求,劳动力市场给教育市场的调节提供需求与动力信号,经济周期的变化对不同类型的劳动力市场与教育市场产生不同影响。

关键词:教育市场  劳动力市场  经济周期

中图分类号:G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0601-0055-03

 

教育市场与劳动力市场

                            

童宏保 

 

教育市场是教育服务与消费的交易行为,交易的是教育服务和教育产品。国家投资的基础教育不是教育市场,它只是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具有受教育的强制性和消费的非排他性。只有高等教育和职业培训与选择性基础教育才具有(或部分具有)教育市场的性质。按照靳希斌先生的观点,教育服务产品消费者具有多层次性与多元性。教育服务产品在市场上消费,其购买对象是多层次的、多方面的,从消费对象上看具有多元化特性,包括国家、社会、家庭及个人等。教育既有投资性,又有消费性,其中国家和社会是最大的投资者和消费者,也是教育服务产品的最大消费者,或者称购买者。企业和事业单位,特别是企业单位(包括私营企业),同样需要购买教育服务产品。特别是教育服务中的培训形式。这种教育服务培训形式既可以由企业投资举办,也可以在教育市场上购买。家庭和个人在非义务教育阶段需要分担部分教育成本,即学费;学费虽然不完全是教育服务产品的价格,但它部分起着教育服务产品价格的作用。可见教育市场主要是非义务教育阶段。在我国教育市场主要是职业教育市场和教育培训以及中小学的课余补充教育或贵族教育。

教育市场的形成取决于消费者的需求。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市场的形成取决于人们对优质教育服务的需求。因为人的需要对教育(人力资本投资)产生直接影响。在教育的不同阶段,消费的对象不同;而且服务的对象不一定是教育的消费者。在义务教育阶段,由于国家义务教育法规定对公民实行免费的义务教育。如果家长不考虑教育质量的话,理论上都可以上学;但是经济条件好的家庭有对优质的教育服务的强烈需求。一方面,他们不惜代价希望进入重点中小学;如果进不了重点学校,就进入民办的贵族学校,当地没有贵族学校就只能进普通学校再通过请名校老师做家教的形式给孩子补课来追求优质教育消费。所以优质教育资源是义务教育阶段教育市场消费的重点,也是形成教育市场的关键。由于义务教育阶段的政府举办、国家控制,教育资源的分配集中在城镇和经济发达地区。近几年出现的专业家教学校也是顺应家长对义务教育和高考教育的需求产生的。

中学后教育市场是学生与家长对高等教育需求和职业教育的追求。因为在中国现阶段高等教育资源还是稀缺资源,不能考上大学的学生对高等教育的追求就形成民办高等教育市场。职业专业化是职业教育市场形成的之间动因。职业培训市场主要出现在热门专业和市场紧缺职业培训。如房地产估价师、物业管理师,人力资源管理师等。另外,就是对高等教育中考研辅导培训。由于考研的全国公共课的统一性,而各高校教育质量差异大,考研学生对名师的追求导致此类教育市场的火热。

劳动力市场需求和教育市场供给并不是完全等同的,毕业生只是劳动力市场供给的一部分。除此,还有摩擦性失业中的大批劳动力。本文只讨论在教育市场中接受教育与培训的劳动力。这种意义上的教育市场与劳动力市场与经济市场是三个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市场。经济大市场是市场经济的主体,教育市场和劳动力市场都是市场经济的中的经济市场的子市场,或者说是派生市场。它们是受经济周期的变化而变化的。市场都存在着需求与供给两方面(D, S)。教育市场表现在教育需求与供给(DE, SE)。教育消费不等于教育需求,教育消费是一种直接货币消费需求,但是在劳动力市场上,教育供给的学生(人力资本),用人单位不是一种直接的货币支付,它是以工资形式通过对劳动力未来实现进行的支付。因此教育需求与供给存在着非对称性。劳动力市场中的供给与需求(DL, SL)表现在劳动力的需求包含教育供给和失业流动劳动力。即,DL> DE

教育市场提供的产品与服务从时间上看具有周期性和零散性。中小学的家教式消费是一种补偿教育带有零散性和多变性。根据家长的偏好和家庭经济的消费水平选择教育服务。中学后高等教育具有周期性。周期性的教育消费对零散性的消费具有波浪效应。当周期教育有较好的预期效果,即体现在教育市场供给小于劳动力市场需求或者与之相匹配。周期教育就对零散教育有驱动力。譬如,现在劳动力市场对高端人才的强烈需求导致家庭对孩子教育的长时间高投入,父母借此希望孩子在社会分配中能占尽优势。当读书无用,博士硕士工作难找时,可能会冲击教育零散市场,这种冲击带有时间上的滞后性。当然这主要还和一定的家庭经济实力有关系。

除体育、卫生、营养、迁徙和培训外,教育需求是人力资本投资的主要手段,它对我国的长期经济发展也有巨大的作用。教育消费受到教育服务的供给水平和质量、居民的收入分配及劳动力市场的发展以及国家经济发展状况等因素的影响,而且各因素之间也存在着相互影响的作用。

时间纬度的教育市场与劳动力市场具有波动性与促进性。当我们讨论教育市场与劳动力市场时,教育市场与劳动力市场实际是通过经济市场发生作用的。由于经济的周期性,导致教育市场和劳动力市场是随之波动的。经济的周期性可以简单分为景气与不景气两个时期。

当经济处于景气阶段时,劳动力市场需求上升,这时,失业人员少,而劳动力市场的需求主要来源于教育市场。这样就导致教育供给量增加,以致刺激教育需求。同时由于经济景气,人们在满足了物质需求的基础上也会去追求教育等精神需求。因此经济景气是导致教育需求的主要因素。反之,当经济不景气时,产品积压,商家会压缩生产,导致需求减少。另外,经济不景气,人们在不能保证基本生活水平。从教育市场与劳动力市场看,除了经济因素影响外,他们之间也存在着相互作用,同时对经济发展也会产生影响。

劳动经济学中的劳动力市场是包括人才市场的。在我国存在着劳务市场和人才市场的区分。这时劳动力市场就特指没有良好专业技能的人力资本含量低的一般体力型服务人员的劳务市场。如劳务工人,农村流动工人和家政服务人员等。人才市场专指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技术人员。教育需求只和人才市场相联系不与劳务市场发生联系。中国的大量劳动力剩余实际和既有的教育市场关系不大。

高等教育与劳动力市场之间的关系表现在经济不景气时,产品市场萧条,消费紧缩,工厂压缩产量,工人失业,工资下降,居民消费的恩格尔系数增大。这一时期存在着劳动参与率的不同波动状况,这种波浪效应也随之影响着教育市场。这时人们在为生存奔波,家庭缺少高等教育消费的资金和高等教育投资动力。劳动力市场的萎缩导致高等教育市场需求减少。教育市场出现需求减少导致劳动力市场中人才供给不足。普遍存在大量的低端劳动力,这对结构性就业也造成更大的压力,导致大量结构性失业,即有大量岗位没有人,又有大量的人(尤其是劳务人员)找不到岗位。经济发展结构对教育结构也产生影响。经济结构是教育市场结构调节的基础,如果教育市场不根据经济结构做出适时调整就会出现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学生结构性失业情况或者劳动力市场教育高消费情况,即本该由中专生干的职位大学生在干,大学生的职位研究生在干。最终是国家和个人对教育的投资得不到合理的回报,造成投资的浪费和使用的浪费。又如,国家经济结构的调整从制造加工业开始向服务业和商业以及电信业发展。而教育结构在获取信号以后才开始调整,加上调整的滞后性与非适应性,如各个高校都盲目上专业导致前一度热门的专业现在找工作困难。这样又造成新的结构失衡导致波浪效应。

教育市场的发展对市场的发展与繁荣起着促进作用。教育市场不只是在培养合格的劳动力也在创造市场。教育市场对经济发展的贡献是多方面的。经济市场的创生首先是从创新开始的,教育市场尤其是高等教育市场对社会的首要贡献就在于知识创新。知识经济的社会更期待着知识创新的人,知识创造财富,高等教育创造知识。教育市场创造市场中的知本家。没有高等教育市场,很难想象会有今天马云的阿里巴巴、陈天桥的盛大网络、比尔盖茨微软还有邓中翰的中兴微。知本家创造经济神话。看看马云的阿里巴巴和陈天桥的盛大网络,你就不再觉得比尔盖茨微软的神奇。其次,教育市场在为社会贡献民主与科学、公平与正义的思想与实践。基础层面才是为社会经济发展培养专业化的人才。现在各行各业都实现自动化、智能化,掌握电脑和外语又懂得专业的复合型人才劳动力市场需求量大,单纯的外语和电脑教育未必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外语和电脑只是工具。劳动力市场不只是需要会工具的人,更需要有思想的人和各种专业特长的人。

教育市场从时间上分,有长期教育市场和短期教育市场。长期教育市场随经济的不景气而衰退,短期教育市场随经济不景气而虚华繁荣。这是因为从劳动经济学的角度看,劳动力市场存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这两级市场对教育市场的影响是不同的。一级市场表现为男性成年劳动力,对经济周期不存在敏感的反应性。这个劳动力群体不管短期工资和劳动力市场条件如何发生变化,不管是处在就业状态还是处在非就业状态,总是停留在劳动力市场中。他们的流动表现为就业者和失业者间的流动,而不表现为劳动力与非劳动力的流动。因此这对教育市场的影响也不明显。但是,与此相对的劳动力群体二级劳动力(主要由中年妇女和1618岁的青年人构成)其劳动参与率与经济运行周期存在着较敏感的反应性。在经济不景气时,不同的假说对此观点不一。附加性劳动力假说认为,二级劳动力的参与率与失业率存在着正向关系:失业率上升,二级劳动力参与率提高。原因是,由于经济衰退,一些一级劳动力处于失业状态。此时,为了保证家庭已有的收入水平,二级劳动力走出家庭,以期寻找工作。悲观性劳动力假说认为,二级劳动力参与率与失业率呈反向关系:失业率上升,二级劳动力参与率下降。原因是,不景气时,一些一级劳动力处于失业状态,但仍滞留在劳动力市场,而许多二级劳动力对寻找新的工作机会的前景持悲观态度,因而宁愿退出劳动力市场而不愿作为失业者。统计研究证明,在经济衰退时期,多数情况下劳动力参与率下降,即悲观性劳动力效应应该更强一些。因此,人们会选择进入教育市场或者政府会加强对失业者的培训,以便增强人力资本在竞争的劳动力市场上能有再就业机会。从长期教育市场而言,经济不景气导致劳动力市场不景气,而劳动力市场不景气会导致教育市场不景气,尤其是高等教育市场不景气。而基础教育因为主要是政府行为,依法保障的政府不会因为经济不景气随意更改对基础教育的投入,从市场经济的角度而言,基础教育不应纳入教育市场,只有选择性基础教育(类似贵族学校)才成为教育市场。而微量的选择性基础教育(主要是富人的教育消费)也不会因为经济不景气受到太大冲击,这是因为富人的消费不会由于经济的不景气而发生多大改变的。但是,从短期教育市场而言,一方面,由于政府基于社会安定的考虑会加大培训力度以推动下岗再就业工程;另一方面,由于失业者求职压力和再就业动力推动了短期培训的教育市场。因此短期教育市场活跃(尤其是职业资格证书培训市场),出现虚幻的繁荣。

经济学家让萨伊的“供给自行创造需求”的市场法则告诉我们,消费能力是可以创造的。基于此,大量的高等教育供给也会给劳动力市场创造需求。劳动力市场与工资率一起对高等教育市场产生作用。高等教育对劳动力市场需求能够准确预测、灵敏适应,使受过高等教育者完成学业后都能够找到适当的工作岗位,这是高等教育与劳动力市场关系的理想状态。在北京大学“高等教育规模扩展与劳动力市场”课题组在2003年上半年对7个省市的47所高校的毕业生就业情况统计就业状况的基本估计有效百分比合计结果中,不同学历层次、专业以及性别的就业落实率,专科生34.7%,本科生77.9%。经验和实证结果表明:市场调节是教育市场化与劳动力市场需求相互之间产生互动影响的客观因素,追逐工资绩效最大化和就业岗位所能提供的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性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特别是高等教育)劳动力就业岗位不断发生转移的内驱力。在市场经济体制下,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市场和高等教育市场之间会形成一个循环流动体。高等学校的毕业生进入劳动力市场谋职;劳动力市场根据供求关系实现人力资源在社会生产和服务的各行各业中的有效配置。劳动力市场的供给和需求产生包括职业、行业、学历、职称等工资价格信号在内的有关劳动力市场信号,求学者(包括接受培训者)及其家庭接收到市场信号后产生相应的期望收益。这一期望收益刺激着人们对教育市场的需求。

总之,教育市场和劳动力市场是经济大市场中的下位市场。由于其市场的派生性决定了教育市场和劳动力市场都要受经济周期的影响。教育市场给劳动力市场提供需求,劳动力市场给教育市场的调节提供需求结构与工资信号,经济周期的变化对不同类型的劳动力市场与教育市场产生不同影响。

 

参考文献

[1]靳希斌.论教育服务及其价值[J].教育研究,20031.

[2]袁伦渠.劳动经济学[M].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2.5.

[3]北京大学.高等教育规模扩展与劳动力市场课题组.



 作者简介童宏保,男,硕士,北京卓达经济管理研修学院教务中心主任。

paper   2007-08-10 15:48:05 评论:0   阅读:798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Copyright@2004-2010 powered by Yu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