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 25篇 前 3 页:    每页10篇 上一页  

读书笔记

前些年在书摊上淘到一本叫《胡说英语》的书,作者张源侠。后来在书店有看到他写的一本《空镜救心》,讲禅宗与心理治疗,从中发现了张源侠的网站www.nengou.com。从他的网站知道了隐居在纽约的武林高手——陈守孚,从此开始关注中国武术文化。 近代武林技击实力最强的当数形意一门,形意一门中影响最大的当数天津国术馆李存义一支。李存义弟子众多,成就最高的弟子包括唐维禄、尚云祥和薛颠。 《逝去的武林》的作者李仲轩,跟这三位高手都学过,但解放后就退隐江湖,所以没有人知道他。直到最近他才把当年华北武林旧事形诸笔端,比金庸大侠虚构的传统江湖更多了一份特殊色彩。如果说金庸的江湖是如诗如画,李仲轩笔下的江湖就象老照片一样真实而陌生。 书中透露了不少武林技术上的秘密,但是对我辈来说也没什么用处,因为体会不上。倒是他讲述的一时豪杰,令人颇为感动。
coffee   2007-03-15 22:19:11 阅读:1043  评论:0  引用:0
《盐铁论》在文革期间火了一阵子,据说是什么儒法斗争。这样讲倒是也没错,一方是儒家,一方是法家,但是这种观点又把实际问题简化为派系斗争,反而掩盖了真正有价值的理论分歧。
最近读《盐铁论》,我的大致印象是它反映了自由市场经济与国家资本主义的冲突。
故事的起因是这样的,汉武帝试图缓解北方边境的压力,采用了出动出击的策略试图廓清匈奴势力的影响。因为劳师远袭需要强大的后勤支持,所以财政骤然紧张。文景时代所遗留下来的社会财富已经不足以支持汉武帝庞大的战略,桑弘羊等人建议采用盐铁酒国家专卖、官方控制社会物资交流等措施,聚敛高额垄断利润来补充军费开支。这样作的好处不仅仅使军事得到有力财政支持,另外还避免了个别商人利用行情涨落操纵物价影响民生的危险。但是时间一长,这种国家垄断经济的弊端酒开始暴露出来,汉昭帝继位武帝之后,就有人提出中止这种“战时国家资本主义”。

国家资本主义的设想主要功能包括政府部门参与到商品流通中来,一是把地方实物贡赋转就地化为通行货币(丝绸或者白银),减少地方实物税收的运输费用,二是作为“水库”调节商品的供需波动,减少商人的投机机会,稳定物价民生。这种构想不无创见,但是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有问题。地方政府实际上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把实物贡赋转化为通行货币,于是干脆要求基层纳税人直接交纳通行货币。可以想见的后果是,因为区域性产业重合,所以主要农副产品会因为竞相变现而造成贱卖的结局,严重伤害了基层劳动者的利益。再者,因为政府独家收购农产品,农民实际上没有任何定价权。最后甚至农民连生产权也失去了,因为政府会规定收购物品范围。地方政府垄断市场之后,固然获取了高额垄断利润,但是实际上纳税人负担大大加重了。而且政府收购并没有带来物价平抑效果,因为自由流通商品奇缺反而推高物价,商人于是更加囤积商品,囤积的结果使得商品更加希缺,由此造成物价暴涨的恶性循环。更不用说政府收购过程中各级官吏中饱私囊的情况了。所以由政府收购来调控物价,基本上是效果适得其反。

集权派禁止民间买卖盐铁酒不仅为了充实财政,还有一个目的是打击地方豪强势力从而维护中央集权的威严。秦汉之际豪强多出于这三个产业(就像如今房地产、能源),盐铁酒归政府专卖之后减弱了地方豪强的经济实力。不过盐铁专卖之后,出现了铁器质量问题导致了农业生产效率下降的问题,同时地方政府为盐铁生产增加了民众劳役负担,各种因素相加之后使得农业生产受损。

当然,还有一个贯穿始终的问题就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资金运用效率问题,大量的垄断利润并没有进入财政而是中途流失为个人奢侈品消费。

如果按照儒家所倡导的自由经济模式,那么国家巨额军费问题该如何解决呢?他们提出的办法是化解同北方民族的对抗局势,而采用通商的方式来缓解北方民族的生存压力,从而减少边境国防投入。
coffee   2006-12-07 12:47:27 阅读:557  评论:1  引用:0
火柴棒医生叫周尔晋,他在文革被整到乡下全身是病,只好自我医治,先是用针,后来为了推广改用火柴棒,医人无数,被成为“火柴棒医生”。

周的祖父业余行医,他在医书边留下的评注成为周尔晋童年时代的精神营养,所以虽然周尔晋没有受正规医学训练但是基础并不差。他从《内经》“上病下治,左病右治”的命题中体会出“人体x型疗法”,颇有奇效。

书中有个特别有意思的故事:周尔晋在定远县一个叫瓦屋杨的村子里只好了一件顽症,名声远扬,每天有超过两百人天不亮就来排队。他买了五百治耳针,可以同时治疗四十人!但是后来大队领导不愿意了,因为往来的病号把村里面二十亩花生给拔光了,^_^。从这个小故事中看出产权不明晰对于道德的侵蚀:虽然你治了我的病,但是我该偷还是偷,因为谁也不知道这庄稼到底是谁的。
coffee   2006-11-29 09:53:12 阅读:4412  评论:0  引用:0
自从一见楞严后,不读人间糟粕书

《楞严经》在近代引起了不小的麻烦,很多人怀疑它是中国人“伪造”的。如果的确如此,那么我觉得中国人也太伟大了,因为它算作是从技术上解说超凡入圣原理的绝顶著作。一神论系统的东西就不必说了,大前提预设更像是原理著作而不是技术手册。道教的东西技术性也很强,但是好用隐语,满纸铅汞乱飞,成心让人搞不明白(因为副作用太大的缘故)。佛教的很多经典,也只是讲大道理,至于操作层面的技术好像也没什么新鲜东西,都是印度古已有之的土产。唯有这几本出身可疑的经典譬如《起信论》、《圆觉经》、《楞严经》,对于操作层面和理论层面的结合比较密切。其中对于操作技术讲解最为详细彻底的,还是《楞严》。

“佛言,我今示汝不生灭性。大王,汝年几时,见恒河水。王言:我生三岁,慈母携我,谒耆婆天,经过此流,尔时即知是恒河水。佛言。大王。如汝所说,二十之时,衰于十岁,乃至六十,日月岁时,念念迁变。则汝三岁见此河时,至年十三,其水。云何。王言:如三岁时,宛然无异。乃至于今,年六十二,亦无有异,佛言:汝今自伤发白面皱。其面必定皱于童年。则汝今时,观此恒河,与昔童时,观河之见,有童耄不。王言:不也,世尊。佛言大王。汝面虽皱,而此见精,性未曾皱。皱者为变。不皱非变。变者受灭。彼不变者,元无生灭。云何于中受汝生死。而犹引彼末伽黎等,都言此身死后全灭。王闻是言。信知身后舍生趣生。与诸大众,踊跃欢喜,得未曾有。”

这个“见性”是楞严经独立提出的概念,原始教典中好像没有,但是在楞严体系中却非常重要!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是见还是性?这是个关键问题。北宗认为是性,南宗认为不过是见。“见见之时,是见非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中文的确不适合表现逻辑性特别强的东西,因为它一个字往往有好几个意思,再加上句子结构不严格,经典翻译着实不易。但是我们从上面这句话猜也能猜出来,真正的性还不是这个见所能涵盖的。当然那是后话了,《楞严》很有点戏剧性。
coffee   2006-11-26 19:32:10 阅读:323  评论:0  引用:0
  清末名医郑钦安云:“医学一途,不难于用药,而难于识症。亦不难于识症,而难于识阴阳。”因此,作中医的应该在阴阳寒热的辨识上下功夫。如果阴阳识不清,寒热辨不准,没有热你去清热,结果受害的是什么呢?当然是阳气。阳气的功用大家应该知道,特别是《素问·生气通天论》讲的“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如果为了一个咽喉痛把阳气损伤了,这个代价就太惨重了。
    现在有不少的人喜欢中医,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为中医药没有副作用。而做中医的本身也这样认为。我是坚决反对这种认识的,我以为中医的副作用可能比西医还大。何以见得?因为西医的副作用很容易识别,每一药物有什么副作用它会清楚地告诉你。青霉素容易导致过敏,它提醒你必须做皮试。利福平容易引起肝肾功能损害,这就告诉你要定期做肝肾检查,以便对有可能出现的肝肾功能损害作及时的处理。可中医呢?中医披着一层没有副作用的外衣,什么都可以用,什么人都可以吃,其实这是草菅人命。如果把阳气耗损了,这个副作用就不仅仅是肝肾损害的问题,而是要折寿的问题。中医治病是以偏救弊,用寒去治热,用热去治寒。热者寒之,前提是真正有热,你才用寒。如果没有热,你也用寒,那结果会怎样呢?这就是《内经》说的“久而气增,夭之由也”。所以,诸位能说中医没有副作用吗?中医的副作用太可怕了!要不然古人怎么会说 “ 医杀人不用刀”呢。你要想做中医,尤其想做一个好的中医,这个问题千万不能含糊。这是由寒凉引出的一段话.这个问题不但患者要注意,医生尤其要注意。

近日有朋友推荐刘力红所著《思考中医》,其实是刘力红的《伤寒论》讲解笔记。久闻此书大名,另外最近家人频频生病,所以较为认真读了一下,发现的确不错。
书中讲的并非全然是中医的好处,他提出的观点有点特别:中医的理论基础不错,但是后世应用不足,所以要重新回到经典(中华文艺复兴?)好比上面一段话,就讲的非常到位:中医的副作用比西医还大!而且更隐蔽,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要试图禁止中医的动机。看看社会上的医学界骗子,不是借口高科技,就是借口传统医学。甚至有些所谓中医名家,其实也不过尔尔,我们家孩子就深受其苦。如果吃中药没有副作用,仅仅是苦口倒也罢了,问题就在于中药运用不当,反而可能从根本上消弱体质。
西方医学已经开始反思抗生素的副作用,而我们中医却迷信无副作用疗法,看起来是维护中医其实是损害了中医的进一步发展潜力。
自古以来,药毒本一家,李零已经很早提出这个论点。其实任何解决问题的方式都有副作用,当然最高的境界是“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但是不是走头无路,谁肯信任中医呢?对于重症,不下猛药不行,下了猛药有有风险,搞不好就成了胡万林,因此常讲“中庸难得”。
coffee   2006-11-23 16:54:43 阅读:2540  评论:0  引用:0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