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日本
在谈到日本时很难让人淡然处之,往往是从一个极端到另外一个极端。一方面我们抄袭日本的艺术、日本的学术、日本的技术……,另外一方面我们又从心底无法接受这位邻居,甚至说句谢谢都会感到屈辱。

前些天跟日本人开了一次会。我知道出钱的肯定是日本人,日本某社团领导写了一本狗屎书,然后让中国上上下下给它抬轿子。会议也很无聊,我只能仔细看这个派系的历史才能勉强忍受下去。慢慢地我发现,这个派系的早期创始人,非常了不起。他们有的冒着生命危险来宋朝学习,有些则是抛弃了所有世俗诱惑隐修实证,他们真正了解东方文化的精髓。虽然他们不是原创者,但日本人的确是优秀的学习者。他们忘我而真诚的学习,保留了很多东方的遗产,很多遗产后来又返回到中国。邻居毕竟是邻居。

在日本的时候,很留神各处的书法。大多数时候都很失望,当代日本人基本上不知道书法是怎么回事了。但是从遗迹来看,显然老一辈日本人,对于书法的艺术还是深有领悟。最近翻阅遣唐使诸如空海、橘逸势的书法,深深感到他们高度的领悟力和再现能力。尤其应该感谢的是日本人对文化遗产的认真保存,反过来我们自己的唐代法帖尚没有如此丰富。

其实说过来日本民族也是苦难深重的民族,自然灾害、战乱、贫瘠……,还有原子弹。对于这些遭遇很难说是日本民族咎由自取,毕竟不是每个民族都有中华民族这样宽广的战略空间。在这种异常艰难的环境中,日本民族的一些“变态”性格,实际上是支撑他们奋斗、存活的精神支柱。

或许今后还有冲突,还会有很多隔膜,但是从最低限度讲,他们只是寻求生存的人。在为自己和子孙寻求更多生存希望的过程中,他们经历过很多尝试和失败,犯了很多错误,就像我们一样。
coffee   2007-11-28 23:26:50 评论:0   阅读:296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