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无过
记得毛先生有位秘书说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结果这位秘书还是被搞死了。唉,想想晴雯女士多后悔,早知今日,当年搞点妖蛾子出来多好。

个别人但求无过,这是他的爱好。但是如果一群人都但求无过,那么这个团队就死定了。谁也不肯拿球,逮着球就往队友身上推,好像四平八稳,实际上不负责任。

现在所谓搞学术的,也有这么一个毛病,喜欢做所谓“踏实”文章。考据一大堆,引文一长串,仔细看一看,不知想说啥。之所以对这种空壳文章趋之若骛,是因为它不容易挑出毛病。你想呀,要是你提出个观点说a=b,没准就有人给你来个a=c,要是没点底气还真让他给憋住。但是提出考据这就不同啦,至少现场不会穿帮,其实下场也不会有人较真,这又不是在日本。再说我说他公元前187年死了,你不同意,好,你拿出证据来,你让他活过来?所以说做踏实文章,可以避免很多潜在的攻击。至于不得不涉及的义理嘛,含混几句就成啦。

日本人的这个毛病,被台湾人吸收了,奉为现代学术规范。大陆上跟着起哄,美国人也好不了多少。总以为把大家的观点都扒拉一遍就可以避免基本错误,其实在垃圾里面扒拉再多遍,捡到金子的可能性也无穷接近零。当今学术产品越来越多,学术价值越来越少。大家都在捡垃圾,虽然甚嚣尘上,最终一地鸡毛——还顺便污染了环境。

一群乌龟能有什么战斗力?虽然他们都很安全。
coffee   2007-11-14 13:22:32 评论:0   阅读:193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