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尔斐的迷雾
特尔斐Delphi神庙位于帕那塞斯山脚之下,据说太阳神阿波罗和缪斯们就居住在山上,而特尔斐神庙则是阿波罗女祭司皮提亚Pythia传达神意的地方。

皮提亚所担当的职业,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预言家Oracle(The Matrix?)。来到特尔斐神庙进行祭拜的访客,如果给神庙适当的供奉,就可以向祭司皮提亚提出他的问题。问题只能向皮提亚的助手发问,然后由助手再传达给这位Oracle。神秘的烟雾从特尔斐神庙地上的缝隙中散发出来,女祭司吸入这些烟雾后进入失神状态,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地进行预言。她的这些喃喃呓语必须经过Priest的解释,然后才能成为可理解的结论。

据说神庙地缝中冒出的神秘烟雾是乙烯,吸入之后对神经系统产生损伤从而产生幻觉。其实即便不是乙烯,那些烟雾也肯定有些门道。不过宗教利用麻醉品出神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古印度的苏摩酒、古玛雅的可卡叶、古中国的大麻,还有欧洲盛行的葡萄酒,都曾经被当作激发宗教灵感的神圣饮料。我觉得佛陀所说的戒酒,可能是反对任何形式的麻醉剂,所以严格来讲大概烟草和可乐类饮料都应该在禁止之列。

整个西方的思想,就来源于特尔斐的这股烟雾。苏格拉底的一个朋友去了神庙,问:“在雅典有没有比苏格拉底更聪明的人?”神谕道:“在雅典没有比苏格拉底更聪明的人了。”苏格拉底很迷惑,因为他知道自己既没有广博的知识又没有精妙的技巧,但是神谕的权威又不可怀疑。他走遍城邦求教于当时的聪明人,发现他们并不像他们自以为的那么聪明,貌似严密的推理当中往往有很多严重的漏洞。最后苏格拉底明白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无知,所以被神认为是最聪明的,而其他人没有意识到自己无知,所以在神看来是不聪明的。苏格拉底并没有留下确定的结论,但是他却证明了日常中看似无可置疑的结论实际上不堪一疑。

从苏格拉底开始,西方哲学才走向成熟,但是很奇怪他的徒子徒孙们却走了一条相反的道路:他们不是去继续怀疑思想的确定性,而是试图为这个世界寻求确定不疑的基础。其实苏格拉底倒是有些智者风范,“知道自己无知”就暗合于佛学的心空教诲。但是后世西方的哲人,就有点同东方的智慧分道扬镳了。他们努力的是要在变幻换不居的现象中找出不变的基础,而佛学则是要点破人亘古不变的执着。

西方的哲人倒是也曾经怀疑过现象世界的真实性,好比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就提出一个“洞穴假相”的比喻:一群人生来被囚禁在洞穴之中,他们面对墙壁,只能看见自己的影子在墙壁上活动,于是他们认为墙壁上的影子才是真正的世界。偶然有人被解救到阳光下发现了真实世界,当他返回洞穴劝说自己的伙伴放弃虚幻世界的时候,反而被大家当成了疯子。柏拉图对现象界的怀疑很有意思,但是他把现象的基础又设立在虚构的“理念”上面,反倒使得自己的思想变得特没意思。

coffee   2007-10-14 18:27:59 评论:0   阅读:398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