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溪禅师论规仪

来自:http://www.shengmiao.cn/dispbbs.asp?boardID=47&ID=4555&page=1

规仪

圣僧
丛林禅堂中每供养圣僧之像,人或谓释迦佛初出家修行时之像,或谓文殊、普贤之像,或谓是代表一切出家行者之像,皆误也。圣僧者,乃憍陈如尊者之像也,释迦佛得道之后,第一个随佛出家修行者为憍陈如,故塑其像以纪念之,并为一切出家人楷模。

头陀
修头陀行者:(十二种查佛学词典)
与留头发无关,一般人认为留发乃修头陀行,错也。如释迦佛、迦叶、摩腾、竺法兰、达摩、善导、高峰、雪峤皆曾留发也。

不布施
庞居士明心见性后,将家财投诸海中,人问:「何不布施?」庞曰:「吾多劫为布施所累。」此乃明心见性后境界,普通人不可学也。因为佛性中无罪福,布施行善受福报,反为成佛之累。然未明心见性时,布施为六波罗蜜之首,岂可废耶!

开建丛林
禅那有翻为功德丛林之语,故禅那名丛林。《大智度论》云:「僧伽秦言众多,比丘一处和合会名僧伽,譬如大树丛是名为林,僧聚处得名丛林。」我国丛林之制创于马祖,古人开建丛林多是明心见性之后,为便于领导学人修行而设。今人未明心见性,自己大事未了,胸中毫无把握,亦开建丛林,聚集徒众,盲修瞎练,其生活则靠拜忏诵经打水陆,招待客人,募化功德,或莳花植木以供游观,形同公园,丛林意义尽失矣。

宗门传法
宗门传法,其初本极谨严,必择其已明心见性,能荷担大法者方予印证,传授衣钵,以为证明,所谓以心印心是也。自初祖达摩来中国,在嵩山九年,然后得二祖慧可大师以传衣钵,至五祖弘忍大师传六祖惠能,因当时惠能已明心见性而声望未孚,神秀未明心见性而素着声誉,恐起误会,故于中夜背人传法于六祖,嘱其远去以免滋事,可见传法之谨慎。而后人误以为五祖中夜传法乃秘密传授,成佛之事不能公开,此乃大错。六祖门下,明心见性者一百一十三人,开堂说法者四十二人,明心见性者既多,不能单传法一人,故衣止不传,但一一予以印证,俱承法裔,续佛慧命,其悟道因缘载在《传灯录》,历历可考。宋元之际,五家特盛,明心见性者肩摩踵接。迨及明清,宗风日坠,祖庭荒芜,惟临济、曹洞、沩仰独存,其裔孙能通祖意者亦鲜,而叶叶相传,代代相继,仍沾旧规传法之时,传者受者,皆不解宗风为何物,书宗派源流一帧,上列历代传法者之法名,未系偈语一首,其语皆陈腔旧调,传法循例登堂说开示,或广设筵席招待客人,耗费不赀,殊无谓也。窃谓宗门古祖师传法,必择明心见性者,非欲分门别户也,倘确遇明心见性者,则凡人而可传法;倘不得其人,则传法之举自可不必,宗派源流亦可取消,藉资保存以心印心之遗旨也。

结莲社
晋朝时,慧远法师在庐山东林寺结白莲杜,专修净土,同志往生,一时名流高僧参和者一百二十三人,是为修净土宗者,结社念佛之始。今之佛徒结社念佛者所在多有,其旨本善,但或有男居士与女居士同社者,日久弊生,致失净业本意,殊为可惜。窃谓结莲社念佛者,应男女分开各成一社方为妥善,或曰:「佛家无男女相,似此未免拘迂?」曰:「无男女相者,乃悟后境界,初心仍以拘谨为宜。」

登堂传戒
在印度古时佛家传戒,系用摩顶之法,中土隋唐以前亦用摩顶,唐道宣律师始创新制,凡登堂传戒者,必聘请年高望重戒行精严之大律师。传至晚近,戒法日滥,僻地无大丛林开戒,于是私家小庙亦集众传戒,戒和尚既非素具德行者,礼节亦多不完备,或藉以敛取财物,博窃声誉,殊属非是。三堂大戒者,沙弥戒、比丘戒、菩萨戒是也,佛制年未满二十者不准受戒,受沙弥戒之后,必经过相当时间,其功夫品行者方得受比丘戒;至于菩萨戒,必卓道着行方能传受。今之传戒,三堂同时举行,未成年之沙弥亦得受菩萨戒,戒期不定,多者五十三天,或三十五天、十八天、七天,最短者仅有三天,戒堂有庄严堂皇者,亦有简陋不堪者,则或横加吵骂板打,草草了事,故受具足戒之后,对于佛之仪制仍未明了。至于烧顶之制,乃起于元朝,元朝压迫民众过甚,一般志士或穿僧人衣服,混迹丛林中,以作反抗之运动,元朝为易以识别真伪计,故创烧顶之制,目的在肃清反抗之义民也。其实焚香烧顶有伤脑力,其用意既不良,似应加以改革。至于传戒和尚最关重要,亟须慎重聘请,自问德利未孚者,切不可姑且受聘,不但贻误学人,抑且有损阴德也。

开堂说法
古人开堂说法皆是明心见性,或精通教理圆通无碍者,〈证道歌〉所谓「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香象奔波失却威,天龙寂听生欣悦」是也。狮子吼者,谓说最上乘法,有如狮子之吼也;百兽脑裂者,谓外道摧伏也;香象失威者,谓小乘、中乘人,闻之皆去小向大也;天龙欣悦,谓具大乘相器之人,闻之皆能承当而生欣悦也。故知古人说法非同小可。今之开堂说法者,佛理精通固有之,而滥学充数者亦不少,既未明四乘之理,胡说一场,增人疑惑,罪业不浅。或因身居方丈住持之位,故亦强为登堂,以示自己本领学问,自亦大可不必。任方丈住持者,倘自问于佛理尚未圆通,则专管理事务,领导僧众即可,至于开堂说法,应广聘明眼善知识,方能裨益学人。至应聘之人,应自问确有把握,无愧为师,然后接受也。

丛林规矩
马祖开丛林,百丈立清规,传至元朝,百丈清规,经过修改,本意渐失。丛林之设乃为便利学人用功,老病者得所养息,大众得互相参究勉励,其方丈必聘请明眼善知识担任,选贤任能,以贤传贤,所谓丛林保于道德,道德保于衲子是也。今之丛林多为有力者把持,其道德学问如何不问也,或私相传法授受有如私产,规矩荡然,对于僧众则刻薄蔑待,无所不用其极,大失丛林本意,有志复兴佛教者应为注意。愿身任住持方丈者,多读《禅林宝训》,当获益无量也。

朝山
古来一般明眼善知识大事已了之后,多居名山之间,随缘度日,以待此有漏之身。故学人朝山行脚,目的在参访善知识,以求用功门径,或印证心得,万水千山遍历险阻,不过为生死大事耳。参访既多,学问日广,道理日明,谓之行脚眼,并非游山玩水,娱乐性情之谓也。今人朝山,目的不在参访而在娱乐心情,或以为四大名山乃菩萨显灵之地,朝山拜佛所以得佛之保佑,可以积来生之福,于是有发愿每年必遍朝四大名山者,迁徙跋涉,年复一年,而于明心见性之法则毫无所晓。胼手胝足,宿露餐风,徒然自苦,有何益耶?或有以曾朝某某名山,便可夸示侪辈,以为朝山多,便是资格老,功夫熟者,尤为可笑!此等错误见解,至须改正。凡佛徒朝山应以参访善知识为目的,如《华严经》所记善财童子五十三参遍历诸方,方可谓之真正朝山也。
黄檗禅师云:「今时纔有一个半个行脚,只去观山观景,不知光阴能有几何?一息不回,便是来生,未知甚么头面?呜呼!劝你兄弟家,趁色力康健时,讨取个分晓,不被人瞒底一段大事。这关(木+戾)子甚是容易,自是你不肯去下死志做工夫,只管道难了又难,好教你知那得树上自生的木杓,便也须自去做个转变始得。」

烧拜香
今之出家人,每于朝山时携一枝香上供佛像燃香,每行三大五步一拜,口念「南无阿弥陀佛」,一直拜上山,谓之「烧拜香」,有过州越县,跋涉数千里者。查烧拜香,不见于经典,古祖师亦无此规矩,不知起于何时?夫修行念佛自有祖师所立各种法门规矩可循,礼拜诵赞自可在佛堂行之。如此烧拜香,有伤身体,凡我佛徒,切宜戒之。
放钓
古人上堂,先提大法纲要,然后审问大众,为之决疑,学者出来请益,遂形问答。今四川丛林中,上堂时,杜撰四句落韵诗,唤作放钓,一人突出众前,高吟古诗一联,唤作骂阵。夫上堂说法为众决疑,意在发明心地,如此放钓骂阵,形同戏剧,可笑孰甚!
剌血写经
《华严经.普贤行愿品》云:「复次,善男子!言常随佛学者,如此娑婆世界毗卢遮那如来从初发心精进不退,以不可说、不可说身命而为布施,剥皮为纸,折骨为笔,刺血为墨,书写经典,积如须弥,为重法故不惜身命。」此乃发挥法身之理,譬喻之言也。毗卢遮那如来为法身佛,一切山河大地皆其身体皮骨血液也,以法身说法宏法,故有此譬语。今人不解法身妙理,亦作刺血写经之事,有刺舌血、指血者,出血过多致生疾病,反碍修行。出家人「为重法故不惜身命」者,乃因法身不坏,而此肉身终有一日败坏,故不重身命而重法身,然欲得无漏法身,仍须靠此有漏之身以修行,古人所谓「人身难得,佛法难逢」是也。与其毁身以写经,何如保身以参学?如认经中寓言为实而照行,则何不剥皮为纸,折骨为笔,而只是刺血为墨耶?
出家人字派
字派者,世俗之制,非佛制也。释迦佛诸大弟子,如舍利弗、摩诃目犍连、摩诃迦叶、摩诃迦旃延、摩诃俱絺罗、离婆多、周利盘陀伽、难陀、阿难陀、罗(目+侯)罗、憍梵波提、宾头卢颇罗堕、迦留陀夷、摩诃劫宾那、薄拘罗、阿(少%兔)楼陀,并无字派。佛法始来中土,僧犹称俗姓,或称竺,或弟子依师之姓。如支遁本姓关,学于支谦,故为支;帛道猷本姓冯,学于帛尸梨密多,故为帛。晋道安始云:「佛以释迦为氏,今为佛弟子者,宜从佛之氏,即姓释。」及后《阿含经》渡来,经说果然。《阿含经》云:「四河入海,无复河名,四姓沙门,皆称释名。」自是遂为定式,然并无字派。慧文、慧思,高峰、中峰,皆师徒同名,可见古制并无字派。迨元朝时,始有字派之制,因此门户之见日深,俗气日重,宗派源流有如世俗之族谱,然是出家而又立家,大不可也。
拄杖拂子
古祖师年老多扶拄杖,以便步趋,又因山中多蚊蝇,故手执拂子以便驱遣,遇有学人来参时,则随手以拂子拄杖说法表示佛性,不过为手头方便而已,久之成为风气。-竖拂行棒即是说最上乘法,但并非拄杖拂子本身有特别价值也。今之方丈多不懂宗门棒喝竖拂道理,亦备有拄杖拂子摆在座位左右,有若衙门中之仪仗,其讲究者,或价值不赀以为光耀,若问竖拂举杖是何意旨,则茫然莫解,可悲可痛!
佛、菩萨、罗汉造像
佛、菩萨、罗汉,皆人类修行而成,其所修法门不同,故其所得之果互异,至其状貌衣饰则同为人类,同为佛徒,自不至相差过远。观中国佛寺造像,佛与菩萨状貌不同,罗汉则相差更远,其实同是印度人,其状貌衣饰何至悬殊若此耶?此皆中国自创之作风,附会佛经传说想象而造者。印度现存佛像,佛、菩萨、罗汉状貌衣饰大略相同,可参也。
封盦、举盦、举火
一般出家人或居士圆寂后,依旧规必须请大德说法,有封盦、举盦、举火三种。古制仪式先念炉香赞,念毕说法,说法毕念回向偈:「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今人多不遵古制,念香赞〈往生咒〉、《心经》、《弥陀经》、〈弥陀赞〉、念佛号、说法,又念〈愿生西方回向偈〉,禅净混合,殊非念佛正理。念佛求生西方则不必说法,说法则不必念佛,说法者应说明心见性之语,然后能提起死者正念,转个面孔时,不至堕落,仍可继续修行。

拜经
古人修行法门,拜佛诵经乃普通之仪式,然无拜经之制。拜佛者专诚观像礼拜诵赞俾获加持,诵经者明白佛理以求解悟,拜经者既无佛像可观,又无文字般若可解,两失其意,最无意义。问其拜经目的?则曰:「求来生福根,今生智慧开悟耳。」夫智慧开悟者,必参禅,安有拜经而能开悟者哉?如此虚度光阴,切不可学。
盟誓
出家人盟誓乃在佛前发四宏誓愿云:「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外道收徒弟,亦先令发盟誓,作如有叛道则雷打火烧等语,此乃诅咒也。今之出家人收徒弟,亦多有令发誓如外道者,非礼也。

三世佛
佛剎中大殿多供三世佛,一般人每误为三世佛者乃过去燃灯佛、现在释迦佛、未来弥勒佛;或误为清净法身毗卢佛、圆满报身卢舍那佛、千百亿化身释迦牟尼佛,皆属错误。三世佛者,中间娑婆界释迦牟尼佛,右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左边满日世界药师佛也。
偶像崇拜
佛剎中佛像其意在纪念先哲,以寄景仰慕之思,一如文明都市中立伟人之铜像然。惟末流所被,未免庞杂,上自三世佛、西方三圣,以至四金刚、韦陀、弥勒、地藏、十八罗汉、五百罗汉,纷然杂陈,甚至以玉皇、关圣并列一堂,旧习日深,变本加厉,人遂有目佛教为多神教或偶像崇拜者,良可慨也!夫佛教乃智信而非迷信,释迦佛乃一无神论者,特达通人,多能知之。佛乃觉义,即心即佛,非心外别有一佛可以祸福群生也,况众生皆有佛性,皆可成佛,与佛平等,故人人自身即佛,其为无神论可证也。昔马祖创丛林,百丈定清规,禅堂中不立佛像,乃为避免偶像崇拜之误会耳。丹霞和尚冬日烧木佛取暖,人或责之,曰:「我烧舍利。」曰:「木佛岂有舍利?」霞曰:「无则再取一个来烧。」赵州和尚云:「佛之一字,我不喜闻。」又曰:「念佛一声,漱口三日。」《金刚经》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由是观之,佛教岂崇拜偶像者哉?岂迷信多神者哉?我谓为避免世俗误会,佛堂塑像应略加改良,最好仅塑本师释迦牟尼佛像足矣,三世诸佛同一法身,一佛即可以代表无量劫诸佛。释迦佛曾云:「拘留孙佛是我。」然则谓「弥陀佛是我」、「药师佛是我」亦无不可也。至于帝释天神之像,切勿混入堂中,天神乃属六道众生,未可与诸佛把臂也。

立寺造像
汉明帝时,楚王英为浮屠斋戒祭祀(见〈诏书〉),又汉桓帝宫中立黄老浮屠祠(见襄楷〈疏〉中),然并非佛寺。当时佛教附庸于神道,视为方术神仙之流,故黄老、浮屠并称。楚王英及桓帝所立之祠,乃以祠老子为主,而以佛为陪也。我国造佛像立佛寺最初见于记载者,为献帝时之乍融事佛。《吴志.刘繇传》云:「乍融者,丹阳人。初裴众数百,往依徐州牧陶谦,谦使督广陵丹阳运漕,遂放纵擅杀坐断三郡委输以自入,乃大起浮图祠,以铜为人,黄金涂身,衣以锦采,垂铜盘九重,下为堂楼阁道,可容三千余人,悉读佛经。今界内及旁郡人有好佛者听受道,复其它役以招致之,由此远近前后至者五千余人事。每浴佛,多设酒饭,布席于路,总数十里,人民来观及就食且万人,费以巨亿计。」
又,《道行经》后记洛阳城西有菩萨寺,《般舟三昧经》记言「于洛阳佛寺校定」,则汉末时东都确已有寺。而同记中谓经在许昌寺校定,又《水经》汲水注襄乡浮图,汉熹平中某君所立,死因葬之,其弟刻在树碑。
然立寺造像乃佛法之微末。《达摩破相论》云:「窃见今时浅识,唯知事相为功,广费财宝,多伤水陆,妄营像塔,虚促人天,积水迭泥,图青画绿,倾心尽力,损己迷他,未能惭惭,何曾觉知?见有为则勤勤爱着,说无相则兀兀如迷,且贪现世子小慈,岂觉当来之大苦?此之修学徒自疲劳,背正归邪,诳言获福。但能摄心内照,觉观外明,绝三毒永使销亡,闭六贼不令侵援,自然恒河功德、种种庄严、无数法门,一一成就。」

不二法门
不二法门者,言佛性绝对不二是也。昔毗耶之会,文殊菩萨偈不二之旨,一时三十二哲之说皆非,独维摩诘默然无言,文殊师利颂曰:「善哉!善哉!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故知绝对佛性非文字语言所能及,所谓「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是也。今之佛剎,其小山门上皆冠以「不二法门」四字,相沿甚久,经云:「无门为法门。」小山门安足以当之耶?
禅宗顿渐之争的透视
这是中国佛教史上最重要的问题。亦是中国思想史上最重要之一页。
这问题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事件创造了很多美妙的佛学名著。
这问题把佛学家的眼睛弄花了。
这问题把「禅法」的真面目弄模糊了。
原来〈证道歌〉不是永嘉玄觉的作品。而是荷泽神会争正统时的作品。
〈永嘉集〉是代表渐派的思想是攻击顿派的作品。
〈证道歌〉是荷泽驳斥永嘉的作品。
顿派思想以《维摩诘经》、《金刚经》为根源。
渐派思想以断妄念教理为根源。
顿派强调达磨传衣故事。渐派强调达磨面壁故事。并伪造〈菩萨达磨大师略辨大乘入道行〉。《楞严经》有渐派添增的痕迹。
顿派伪造〈达磨大师血脉论〉、〈悟性论〉、〈破相论〉、五祖宏忍〈最上乘论〉。

出家人别号
巧立别号乃文人恶习,末流所被,出家人亦染其风,虽高僧亦不能免。甚矣!风俗之移人也。

别号至数
文人画家中,金农有「心出家僧」,罗聘「花之寺僧」。
竹禅有「王子出家」章,张大千有「摩登戒礼」章,潘天寿有「心阿兰若」,伟大之佛法变为文人玩具矣。

寺、讲寺、律寺
佛住世时设精舍,教弟子持戒、讲法、参禅,三者一以贯之。我国佛教有禅寺、讲寺、律寺之分,禅寺专修参禅,讲寺专主讲经,律寺专主持戒、传戒,谓之宗下、教下、律下,各不相谋,互为雄长,此大不可。夫持戒、讲经、参禅,鼎足而三,缺一不可,各持己见,则门户随分,如病遍枯,如鼎折足,非佛本旨,应加改正。
开宗祖师不一定是明心见性
中国古来各开宗祖师,其道德学行当然超越常流,然不一定是明心见性者。每见一般学者一见是开宗之祖,便以过来人目之,非也。如祖师之遗着语句尚存,欲知其是否明心见性,但考其语言便可明白,有如按图索骥。因为明心见性者,如人曾游杭州西湖,其所述西湖风景极为真切,至若未明心见性者,虽述其景未能真也。故未明心见性之祖师,吾人但师其品行可也,至其所言修习用功之法未可必从,以免贻误。古来或有著述丰富之大德,名震宇宙,贵师七帝,但考其言语其实未明心见性,亦不可盲从。故德行还归德行,学问还归学问,明心见性还归明心见性,不可混为一谈。学者或师其言,或师其行,或师其心,要在以师明心见性为主,非此无以了生死也,宜三致意焉!

禅堂念佛
马祖建丛林设禅堂,有转凡成圣之功。今每见人或设禅堂而修念佛者,不合也。念佛应设念佛堂,或结白莲社方为合则,因参禅念佛方法不同,参禅注重自己智慧、重自力,故古制禅堂不立佛像,以免分心;念佛则注重他力,其法为持名、观想、观像,故应立西方圣像及净土极乐国图,两者不可混,应加以厘定也。

打七
打七不是古制,明莲池大师取《阿弥陀经》「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专持名号,以称名故,诸罪消灭,即是多善根福德因缘」之意,创七日念佛之仪,谓之「打念佛七」,乃净土法门也。其后禅堂亦有打禅七之法,不知起自何时,大概模仿念佛七而立。每逢打禅七之时,坐香、跑香皆加倍,食品亦较平时为佳,此实徒劳无益。参禅者行住坐卧皆可用功,最要花用智慧力,以打破无始无明,荷泽大师所谓「以智慧剑斩断诸住地烦恼」是也。多坐两枝香、多跑两枝香,实与明心见性无干,亦无经典可据,大可不必。至若打饿七者,则更为无谓矣。

coffee   2007-10-14 18:15:36 评论:0   阅读:307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