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资源的开发方式

前些天见朋友,朋友很不客气地讽刺我:“您老人家怎么也开始写垃圾书了?”他说的是前些年写的一本传统通俗读物,当时觉得大家都这么写,我也凑热闹。现在年龄大些,自己也挺后悔这么草率地解释传统文化资源。当然比起来当红传统文化学者,我是小巫见大巫啦,不过犯的错误是一样的,都是急功近利。
或许有些观点会认为:对于传统文化的解释,虽然目前还不到位,但总比没有强。这种观点貌似有理,但实际上却没有意识到潜在的危险。错误的解决方案,往往比问题本身还可怕;如果不清楚如何全盘解决问题,能不乱动还是不要乱动。

当前媒体爆炒传统文化的动机不必深究,但从效果看,目前急功近利的举措至少有如下弊端:
一、资源深度开采不足:表层的资源大家一窝蜂上去抢,论语满天飞老庄一大把,其他稍微冷门的领域就少人问津。即便是孔孟老庄的解说,也大多是拾人牙慧,少有鞭辟入里。够得着的果子人人抢,甚至掉到地上的烂果子也有人拿来加工,树顶上的果子没人要。不是不想吃,是不想出那份力,也不知道怎么爬上去。这就跟山西小煤窑的处境一样,地表浅层的煤挖光,谁管他后续怎么开发。
二、资源利用效率低下:从天然资源到可利用的材料,还需要一个转化过程,传统文化资源也不是拿来就能吃得的。把三字经弟子规让小朋友们背一背就是弘扬传统文化?有天我女儿在背幼儿园教的弟子规:“晨则醒,昏则定。”我问她这什么意思,女儿迟疑片刻答曰:“这是说如果光着屁股到客厅,就会着凉。”把原典变成我们可以消化的精神食粮,需要仔细的选择和烹饪,肯定比做饭要难。可是现在对传统文化的解释者,到底有没有担任厨师的资格?我看现状是,能保留传统文化主要营养的作者很少,即便是著名的传统文化学者,往往都没有抓住传统文化的关键。以己之昏昏,妄图使人昭昭,这概率也太低了。
三、加剧信息污染:信息量并不是越多越好,垃圾信息还不如没有信息。因为垃圾信息不仅占据了空间,还侵蚀了机体吸收有价值信息的能力。好比我饿了之后吃一堆炸薯条,这些垃圾食品不仅使得我在吃正餐时没了胃口,而且使得我身体适应这些垃圾食品而随后不再选择健康的天然食品。对传统文化产品的粗制滥造也会产生类似后果:没有鉴别能力的读者看了某某名人对传统文化的解释,他会认为传统文化就是这样简单可口的,其他与此不符的观点不值一提,稍微风格不同的解释都会让他丧失兴趣。更可怕的是,有些对传统文化的错误解释不仅仅是信息垃圾,简直就是信息毒药,若学而习之,后果不堪设想。开发资源的过程,产生污染是难免的,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放任污染,否则一旦失控将很难收拾。

这种局面的形成不能只怪罪媒体,其根源由来已久:
一、传统文化衰落多年,文革不过是给踹上最后一脚而已。整个民族的精神健康长期营养不良,所以对于传统文化产品如饥似渴,难免饥不择食,出版商顺势泥沙俱下。因为优质产品稀少而昂贵,所以劣等品自然泛滥成灾。
二、对传统文化资源的使用,基本上是无偿的,谁拿来都能用,反正印佛经不用给释迦牟尼缴税。这形成一个不用白不用的局面,低开发成本使得进入者资质低下,是个书商就打算搞点传统文化的题材。结果如何呢?很快传统文化资源题材就会缺乏有价值开发领域,因为开发成本投入不足嘛,全是靠自然资源吃饭。这仍旧是山西小煤窑模式。我们会问:卖完煤卖什么?煤老板可不管这些,捞一票走人。
三、没有独立评价系统,使得文化产品优汰劣胜。文化产品不是街头小吃,我们走一圈吃一遍自然能分出高下,说实话大部分读者是没什么鉴别能力的,媒体引导他们看什么他们就看什么。问题在于媒体多被资本给收买了,而且很廉价,让他们捧谁就捧谁,资本自信没有作不出的局。令人叹气的是,好像至少目前资本胜利了。畅销书,多是做出来的而不是品出来的。
coffee   2007-10-14 17:58:37 评论:0   阅读:198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