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力与心理治疗

今天早晨忽然想起昨晚的梦,感觉很是不舒服,不自觉地想知道梦中的景象到底有什么心理意味。后来又一想,知道意味着什么又怎样呢?不知道又怎样?

心理分析有个似乎无需检验的预设:人过去的心理经历会影响他后来的心理行程,如果不能释放以前心理扭曲所造成的症结,那么心理问题将不会消失从而持续对人产生影响。按照这种观点,梦中出现的景象,恰恰是以往心理症结的显现,我们不仅有必要解释它,更应该解决它,否则问题将如同蠹虫一样不断侵蚀机体的健康。一代又一代心理分析师,沉湎于人的异常、创伤和梦境,试图分析并治疗,因为他们确信这是恢复健康的唯一通道。

但何种解释才准确说明了心理问题的成因?何种手段才能明确治疗心理的疾患?心理学家之间的争吵似乎比病人的责难还要让人感到迷惑。

从八十年代就开始了解弗洛伊德及其弟子的工作,十年之后我才意识到是什么问题阻止了真正的治疗。弗洛伊德的过错,还不在于把人的心理简化为几个含混不清的冲动,他的主要错误是认为这些冲动必须要得到充分满足,否则将必然使得人的情感、思虑和行为走向变态。

这实际上是决定论的一个变种!斯金纳认为心理不过是接受外在刺激的机械系统而已,什么自由尊严都是社会控制的手段;弗洛伊德认为人不过是内在无意识驱动的接受者,自由和尊严都是自我欺骗的借口。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水火不容,其实反倒共享同一个基础——决定论。

决定论认为,人其实没有根本的自由可言,他只不过是延续以前指令造成的必然后果,就像输入ipconfig就给出计算机地址一样。弗洛伊德认为潜意识幼年时代的创伤决定了成人的情感、思虑和行为,人的自由不过是孙猴子自以为跳出了如来佛的掌心。拼了老命试图挣脱命运的掌握,结果反倒是恰恰掉入了宿命的安排(俄狄浦斯)。

弗洛伊德的观点之所以看上去有道理,因为大部分人的表现确实证明了这个理论,生命就是以前经历的轨迹延续。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也不奇怪,我们常常根据外在的刺激而决定自己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反应,甚至梦境都可能影响到我们一天的心情。既然以往发生的事情确定了,我们的思考方式也多被先天地决定了,那么我们的反应方式,无论是情感的还是行动的,也都被决定了。

有没有摆脱这个困境的可能?弗洛伊德提出的困境有没有漏洞?

感谢释迦牟尼,给我们指出了一个特别的视角——无我。弗洛伊德学派把潜意识的驱力,无论是创造性冲动还是破坏性冲动,或者是自卑情结,都进行了实体化处理,使得它们俨然成了自给自足的主人,鞭笞着我们这些可怜的众生疲于奔命。然而佛教揭示的现实是,这世界不仅没有救世主,而且根本就没有压迫者!除非,我们把这些因素实体化,认为不满足它们就无法恢复健康。人存在各种驱力的纠缠和错乱是不假,但是认为这些驱力会必然影响人的反应,这是不合佛法的。佛法强调因果不错,关键在于佛教强调因果本空,无论是因还是果,都不暗示普通观点所认为的的那种实体化存在。因必然会产生果,但是现今的果不必然产生将来的果!产生将来果的是新的因,而新的因之造作从理论上讲完全是自由的。业的力虽然强大,但业力本空。

以此来看,其实人以往内心的纠结,未必能构成以后心理上的障碍。至少逻辑上是这样,现实中能不能解开,看各人的智慧和能力了。不过即便是对普通人,佛法也提供了强有力的工具帮助人从以往过错中解脱出来。方法一定不少,不过我觉得“愿力”一说应该能起到相当的作用。

南怀瑾先生讲过,见地、修证与行愿,应该以行愿为先。行愿的包含面很广,一方面断自己的结使,另外一方面发愿普济众生,两面是互相弥补的。愿的产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截断以往生命的惯性,而凭空开创新的路线。它意味着我们不再充当以往业力的受害者和继承者,虽然我们依然经受着业力带给我们的痛苦,但是我们不再把这些痛苦作为我们对待世界的借口。过去发生的一切,是非与恩怨,都不能影响我们今后面对世界的态度,如果我们有明确而坚定的行愿。

这行愿不是来自于情绪的冲动和逻辑的推断,而是包含有对无我观念的深刻体认。佛典上讲的很清楚,如果真正的布施之愿,必须心无施者、受者和布施之行为才算合格。那么佛教的这种心理治疗方式,的确是它号称的“悲智双运“,是在无我智慧指引下配合愿力形成的治疗模式。

现今心理疾患不可谓不重,可惜是不是佛法的治疗方式太高明,反而会少有人问津呢?
coffee   2007-10-14 17:58:07 评论:0   阅读:242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