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传佛教为什么重戒律


一位日本老兄喝得醉醺醺之后,问了个很不客气的问题:“你们中国佛教为什么这么看重戒律?”我当时没理他,觉得他是为日本佛教的“堕落”找借口,因为一位住持刚刚请他喝过酒。、
但是后来这个问题总在困扰我:为什么汉传佛教如此注重戒律?解放初期虚云老和尚对于试图变革僧制的企图大为不满,后来大家都不敢提这碴事了。
刚开始呢,我觉得跟汉传佛教自力解脱的传统有关。禅宗一度是汉传佛教的主流,即便是净土也以自力为主以自他相应为辅助,不像日本那样极度偏重弥陀他力救度。在自力解脱路线中,没有戒律,就没有禅定,也就没有智慧。这个原则是汉传、藏传、南传主流都认可的立场。
最近看了两本高罗佩的《狄公案》,算是补了点中国社会的基础课,发现问题好像比我以前想象的要复杂一些。
古典小说里面的僧人,包括道士,没有几个好人。看看《水浒》、《三言》是这样,《狄公案》同样如此,书里面寺院道观往往不太清净。记得天竺寺里面有对联曰:大护法不见僧过,善知识能调物情。实际情况是,好像大家都眼睛盯着僧众的过错,自古皆然,于今为盛。
换个角度说,佛教注重戒律,不仅是教内偏重修证的需要,也是社会上教外人士的要求。然而俗人为何对僧众有如此苛刻的要求呢?因为佛教在中国社会中充当了一个非常特殊的角色。
“平日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是大部分中国民众的信仰心态。寺院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同神灵世界做买卖的市场,而僧人则充当了神人之间交易的中介。信众通过僧人中介把自己的订单和货币(愿望和供品)传递给神明(什么菩萨、妈祖、娘娘等对百姓来说是等价的),而神明把货物直接传递给信众。神明是可靠的,信众的愿望和供品都是真实的,唯一可能出问题的是中介。所以中介要有一定的资格保证,僧人有必要向世人表明他品行洁净,有足够的资格来通过法事来祈求神力和慈悲加被众生。
说白了,民众要求僧人充当祭司。而祭司要自身洁净才能施法成功,所以民众对于僧伽的戒律严格要求,实际上是为了保证自己所委托的宗教活动能够有效完成。
凡事都有例外,民众偶尔也喜欢不守戒律的佛教徒,好比济公。那是因为济公不属于祭司,他不需要通过固定的仪轨来完成宗教活动,他只要施展神通就行啦。具备神通的僧伽被中国老百姓当作萨满(巫师),萨满凭借自己的通灵能力即可解决民众困苦,所以喝酒吃肉并不是问题。
不管怎么说,佛教很少以它本来的面目被中国民众所接受,无论历史和现在都是如此。它对自己的期许和百姓对它的期望,很少有重合的部分。而在戒律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不过是个表面上的巧合而已。
coffee   2007-06-26 19:38:47 评论:0   阅读:274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