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
书作雅俗,举眼立判。但是具体书写出来,却是举步维艰。多少人临池终生,不过世俗熟手而已。古人如洛阳杨疯子下笔便到魏晋,天分使然,无以复加。其他如黄山谷、八大之辈,皆是功力所致,人书俱老。两者所成就之路途,恐未非代我辈俗人所堪模仿。 但未必今人定然逊于古人,功夫欠缺并非不可逾越之障碍,专修十年,基本运笔应大致可上溯宋元,二十年仿佛于隋唐,三十年当可上追汉魏。唯其中境界见地,非时日堆积可成就。古德云:“只贵子见正,不贵子行履。”见地之可贵,可谓性命攸关,后天刻意安排之俗手与先天灵源闪耀之神品,由此判分。 黄元吉谓“先天一气,从虚无中来”,堪称丹道正脉。书道若要从后天俗手晋阶先天圣手,亦非从虚无中下手不可。然虚无之道,至人无言。我辈不过从中仿佛一二而已,未必要亲身坐忘朝彻而后得。 所谓“从虚无中来”,首要领悟书论“计白当黑”之旨。凡学书略有时日者,无不知计白当黑之说,然当前书论,无不斤斤于使转提按,只知其黑,不及其白。我曾经询问申屠卫政兄临帖心得,他提示要注重布白之处,颇让人深思。同事何劲松先生也偶然提到下笔”界破虚空“之意来解说计白当黑。末学愚钝,近来方稍悟前辈之指点:落笔之先,意之所在应首重于空白之分割而非笔墨之形成,笔墨乃是为空白而设,空白乃先于笔墨而成。 初学计白当黑之道,浑然如初学者茫然无所措笔,勉强下笔亦如儿童习字莫名其妙。不仅未得布白之妙,先失笔墨之巧。愚曾就此问道于孙伯翔先生,先生曰:“创作时笔墨和空白是兼顾的。”笔墨功夫必要娴熟之极,方能在实际操作中明了计白当黑之境界,否则必手忙脚乱如学步邯郸。 若笔墨功夫已达致无心于笔之境界(二十年专修可否?不知),进一步又能布白之意先于笔墨,尚且不能上追古人。今人刘炳森、启功皆能达致此境界,然不过上手而已,难称圣手。圣手先天灵源所自来之虚无,不是纸面之空白,而是心胸之空廓,所谓“摄汝知,一汝度,神将来舍”。先天元神显现,唯要虚一而静。 圣境所在,唯证与证可得。末学不过如盲人测日,胡猜而已,供有识者一哂。
coffee   2007-02-01 16:29:47 评论:1   阅读:1286   引用:0
不好意思 @2007-07-21 13:54:46  听风在唱歌
聂博,很不好意思,我的作品已经交给人力资源部了,可能过段时间要开个展览,到时候我带相机拍了就传上来,其实很烂,败笔多的不行,可能大家的水平都很有限,才让我混水摸鱼的。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