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看门道
说实话我对基督教不懂,但是因为前些天教学的原因,不得不在脑子里面挂念一下。结果这种非常陌生的思想,却引发了一点前所未有的体会。不敢说是旁观者清,但是旁观者往往别有所见。
东方人其实很难接受一神论的观念,理论上好说,一神论就是由唯一的真神创立世界并由他唯一掌管善恶的最终报应。印度和中国传统都没有这种观点,印度倒是有至上神,但是这个神同时又内在于现象界,同时神权并不统一。
但是不妨让我们先假设一下一神论的观点成立!这样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样做的后果是凡夫俗子只剩下了祈祷和希求的权力,而最终结果的降临,只有上帝能决定。
这样做形成一个非常特殊的心性效果,意识环环相扣的流变会暂时集中于一点。而且这一点本身并非再执着于自身的厉害得失,因为因果的链条已经被上帝所悬空,我们倚仗于上帝,实际上等于倚仗于虚空,因为上帝的意志永远不可捉摸。
向上帝祈祷,就等于向虚空发问。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虚空不是东方色彩的虚无与纯粹寂静。上帝所显现的虚空迟早会回答我们,但是我们要有足够的诚意与耐心。或者说,我们因为面对着无所不知的上帝所昭示的纯粹不确定性,所以我们相信上帝会对于我们至诚的呼号予以回答,因此我们才会获得虔诚与忍耐,与此同时还有贯穿始终的谦卑。
这就是一神论的优越之处,神的人格化强化了等待倾听的信心和耐心,而神的至上性切断了意识的扰攘与集聚。非常高明的一条“道”路,但是一神论的迷惑在于:“最根本的祈祷是什么?”
问题就是答案所在。
coffee   2006-12-09 22:42:31 评论:0   阅读:317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