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卷二
自从一见楞严后,不读人间糟粕书

《楞严经》在近代引起了不小的麻烦,很多人怀疑它是中国人“伪造”的。如果的确如此,那么我觉得中国人也太伟大了,因为它算作是从技术上解说超凡入圣原理的绝顶著作。一神论系统的东西就不必说了,大前提预设更像是原理著作而不是技术手册。道教的东西技术性也很强,但是好用隐语,满纸铅汞乱飞,成心让人搞不明白(因为副作用太大的缘故)。佛教的很多经典,也只是讲大道理,至于操作层面的技术好像也没什么新鲜东西,都是印度古已有之的土产。唯有这几本出身可疑的经典譬如《起信论》、《圆觉经》、《楞严经》,对于操作层面和理论层面的结合比较密切。其中对于操作技术讲解最为详细彻底的,还是《楞严》。

“佛言,我今示汝不生灭性。大王,汝年几时,见恒河水。王言:我生三岁,慈母携我,谒耆婆天,经过此流,尔时即知是恒河水。佛言。大王。如汝所说,二十之时,衰于十岁,乃至六十,日月岁时,念念迁变。则汝三岁见此河时,至年十三,其水。云何。王言:如三岁时,宛然无异。乃至于今,年六十二,亦无有异,佛言:汝今自伤发白面皱。其面必定皱于童年。则汝今时,观此恒河,与昔童时,观河之见,有童耄不。王言:不也,世尊。佛言大王。汝面虽皱,而此见精,性未曾皱。皱者为变。不皱非变。变者受灭。彼不变者,元无生灭。云何于中受汝生死。而犹引彼末伽黎等,都言此身死后全灭。王闻是言。信知身后舍生趣生。与诸大众,踊跃欢喜,得未曾有。”

这个“见性”是楞严经独立提出的概念,原始教典中好像没有,但是在楞严体系中却非常重要!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是见还是性?这是个关键问题。北宗认为是性,南宗认为不过是见。“见见之时,是见非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中文的确不适合表现逻辑性特别强的东西,因为它一个字往往有好几个意思,再加上句子结构不严格,经典翻译着实不易。但是我们从上面这句话猜也能猜出来,真正的性还不是这个见所能涵盖的。当然那是后话了,《楞严》很有点戏剧性。
coffee   2006-11-26 19:32:10 评论:0   阅读:323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认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