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P受训记
西元1998年6月的一个下午,偶然在系里面发现有个叫什么IUP的机构招聘对外文化教师。我正闲的难受,穷的难过,于是决定借这个机会kill一点time,赚点money花花。其实当时还有别的兼职机会,但是我觉得品味太低有失身份。只有这份广告,是端庄打印在一张精美的纸页之上的,让我觉得对方肯定提供特有品味的工作机会(其实我也不知具体要干什么活,钱多就行)。从此我就种下一个偏见:广告水准代表公司业务水准。
认真干起来,才发现要应聘还真不容易:第一步,把自己的一段话录下来给送到清华校园里面的IUP。顺便说一下,IUP是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Program 的简称,总部在美国,世界各地有很多分部,主要业务是给外国学生介绍中国语言和文化。我老人家的普通话是来北京才使用的,经常露怯,只好独自跑到未明湖边上苦练了几次。通过!第二次是面试+笔试,再次露怯,发现自己很多汉字不认识,^_^。其中还有一项英语听力,我是作弊通过的,在门外偷听了前面一位应试者的答案。但是我估计最终被录取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字写得好和我的专业背景。
应聘就够麻烦的了,没想到麻烦还在后面。随后是一个多月的培训期,从此我明白了员工不经过培训就上岗的统统不行。从台湾飞来一个姓宋的主任,负责我们这批新人的培训,从此我们都开始了噩梦时期。宋被另外一位台湾兄弟誉为“造词机器”,天生对语言感冒,而且极端敬业。所以呢,批评起人来一针见血,毫不留情,让人无话可说,恨不能找个地漏钻进去。培训的结果,我为每个小时的教程要准备至少五个小时!反正很少晚上两点以前睡觉。因为我的语言能力尤其是口头表达能力,一直是个缺陷(不幸我女儿继承了这个缺陷),所以要花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来完成教学任务。当然现在没问题了,只要给我充分的准备时间,什么发言都难不倒我(即时讲话还是不行,天资所限没办法),这应该全部归功于IUP的严格培训。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整理一下当时IUP培训的过程,非常有借鉴意义。
正式开学之后我负责三个学生的教学,完全是一对一。三个学生当中有两个假洋鬼子,华裔,还有一个是真洋鬼子,但是个中国通。两个华裔孩子从小就会看一点汉语书,但是听说写统统不行,奇怪,但是他们两个都很听话,好办。其中一个邹姓的孩子还给我推荐了一款叫SIMCITY的游戏,从此我陷入游戏泥潭,那是后话了。最难办的是那个中国通,来自芝加哥的孙大卫,他了解的中国文化比我还多。之所以把他交付给我是因为别人都教不了他,大家以为我是搞中国哲学专业的应该没问题。其实呢,我问题可大发了,平时专注于佛教研究,其他中国文化一概不懂。孙大卫一上课就请教西周时期的庙号、宗祀问题,我当时头就大了。没办法,只好课后恶补,问题是这些东西他妈的根本没法恶补。上课时我只好一个词一个词给他解释,但是整体意思我只好瞎猜。还好,大概孙大卫受了中国文化熏陶变得比较厚道,没有直接戳穿我的弱智。
我是怎么知道孙大卫没有揭发我呢?是因为我在当时教师评比中还得到了不错的分数,他们的教师评价体系也非常完善,从态度到能力,甚至到着装得体与否都包括在内,害的我多买了好几件衣服。每次评比之后,都会有老师挨批。其实呢,在IUP挨批是家常便饭,没办法因为宋主任水平太高了。她经常搬个板凳做在老师身边听课,搞的我们巨紧张,因为她总能挑出令人信服的缺点来。在宋的威胁之下,大家水平暴涨。IUP还有一个例行制度,每个周五要上交本周总结,每周一主任给诸位指出上周总结提出问题的解决方案。这个制度刚开始看起来有点官僚,但时间长了才意识到它产生的效果:及时发现问题并集体解决问题。IUP还有一个集体备课制度,每周确定一段时间有特定老师讲述他的备课思路,然后其他老师来提出批评与建议,集体备课要么有主任参与要么把记录交给主任。先是严格筛选,然后配合严格的制度,想不成为人才都难。教师水平上涨,学生也跟着涨。我们学生在经过大概两个月的培训之后,惊讶地发现他们已经可以顺利融入中国社会之中(当然他们有点基础),比其他的培训机构培训的学生水平要高很多。成就感,这是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也是我们最大的报偿。
后来我觉得占用时间太多了,大概没时间写论文,所以就辞掉了。(其实辞职之后净打游戏了。)当时的主管以为是宋太严厉把我给吓跑了,其实宋是那种看起来挺凶但是心地细致周到的人,单位里面没人唱黑脸还真不行。虽然很怕她,但还是很感谢她。我走之前宋也回台湾了,因为她“凶狠”惯了,在欢送她的仪式上大家怎么也欢不起来,^_^。
在IUP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资本主义管理,体会之多,直到如今仍然令我回味。
coffee   2006-08-15 09:53:30 评论:2   阅读:1557   引用:0
讲课锻炼人 @2006-08-15 20:17:00  骆驼
讲课很能锻炼人的表达及思维能力,真希望有机会也能体会一下,不过俺的水平也就交个小学生还差不多。
难道老外果真不聪明吗? @2006-08-15 12:06:16  haohao
看了coffee写的,我就有一点不明白,
   伟大的毛主席说,社会主义如何如何的好,老外怎么就不学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呢?
   怎么不学中国特色的腐败制度呢?
   难道老外脑子不好学不会吗?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