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治or法治?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是个非常老的问题。最晚,也得从战国时代谈起。不过,因为战国时期对前期社会的强烈改革,所以德治和法治的问题往往概念含混不清。

秦并六国,短期内法治派占了上风,秦始皇制定的规矩是:“以法为教,以吏为师。”法律行政力量甚至把教育文化工作都给取代了。不过很快秦亡,汉兴之后德治派有占了上风。不过这时的德治已经不是战国时代孟子理想化的“哲学王”执政,其中掺杂了很多刑罚灾异的内容。其中刑罚是针对老百姓的,灾异是针对执政高层的。

不过恐怕法治派和德治派都没有太搞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东西兼容性这么差:秦自商鞅变法以来走法治路线不断富强,为什么统一六国之后反而不行了?德治派想不明白为什么周朝依靠德治延续了数百年的历史,到战国时代德治就行不通了?

最近在读书的时候,逐渐体会到:德治和法治的有效性是跟他们所应用的范围大小所紧密相关的。

简单说来,德治的影响范围要比法治小。道德理念并不能感染人,感染人的是道德形象,如果是亲眼所见的道德形象会最为有效。这就是周朝德治得以成功的原因:封国国君以及大臣有大量机会接触基层民众,他们所接受的贵族教育无形中为社会树立了行为以及心理规范。所以孔子才会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风必偃。”他非常自信社会上层对下层的道德感化,其原因就在于战国以前民众有大量直接接触贵族的机会。基督教对这个问题就理解的很明白,他们向世界各个地方派驻经受过良好训练和严格筛选的传教人员以保证信众会受到内心的感染而不仅仅是口头的认可。其实汉代儒家对社会治理的贡献,不在于董仲舒设想的以天权来制约皇权,而是通过文官选拔系统把一种理想人格推行到了中国社会的最基层。

那么我们设想一下:政府能不能通过控制所有教育和传媒来虚构理想人格从而控制民众呢?暂时可以,但是如果时间延长,政府所付出的成本会逐渐增加而所取得的效果却逐渐下降。因为民众的判断是通过融贯论的方式进行的,也就是说他们需要把新发现的事实融会到既有的理念当中去。直到有一天以往的体系不能容纳事实中的诸多例外,他们就会把以往的信念完全抛弃。

看起来法治的影响范围要大,而且效果要明显、快捷。但是司法和执法本身是有成本的,而且这种成本会随着法治运行阶层的增加呈几何级数递增。好比,如果社会只有一层,那我们只设立一层法院和一层检察官就可以了。但是如果社会有两层(好比中央与省),那么我们至少需要三层,多出来的一层是供上层监督下层之用。当秦始皇统一全国之后,社会的执法阶层不过增加了一层郡,但是执法阶层却几乎翻番。以执法与司法为主体的行政成本急剧上升,这是秦朝征收高额税收的根本原因,也是秦帝国崩溃的根本原因。当年商鞅降低行政成本的办法是滥杀一气,据说他现场办公的时候,死刑犯的血把渭河都染红了。执法成本的投入不足导致执法质量下降,最终老百姓决定冒生命危险放弃秦公司的行政产品。

汉代的幸运在于,他们没有能力新制定一套政策,因为开国的元勋都是一群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冒险家。开国之后,先秦存在的法治和德治两套系统都被延续了下来,并通过自然融合取得了一个利益均衡点:以德治来低成本处理社会基层事务,以法治来高效处理社会上层事务,先秦的“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原则被翻了个个。

coffee   2006-03-02 09:23:40 评论:1   阅读:1512   引用:0
太强了!太感谢了!我们辩论很需要 @2006-10-24 11:10:57  田野
太强了!太感谢了!我们辩论很需要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