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经济学》


在激烈的竞争下,很多书店已经开始以75折卖书了,当然规模不可能象西单图书大厦那么全,不过有时候也能找到一些经典作品和有趣的新书——好比最近发现的《魔鬼经济学》。
题目有点搞笑,写作轻松幽默(感谢上帝,一个经济学公式都没有),关注主题却非常认真。在对于选举、犯罪、教育、黑社会等一系列问题提出不同以往的解决方案之后,本书的核心方法开始逐渐透露出水面。我现在也觉得解决问题的工具和方法比问题被解决本身可能还要重要一些。

这个方法形象地体现在了书中讲到的真实故事里面:卖甜饼的经济学家。
经济学家费尔德曼年轻时胸怀大志试图通过农业经济研究解决社会上的贫困问题,但是后来结果是他谋得一份在华盛顿为官方进行技术统计的平淡工作。为了犒劳同事,他偶尔给大家带点自己做的小甜饼鼓励一下士气。但是后来吃的人越来越多,他就在甜饼旁边放了一个收钱的盒子:吃一个甜饼自觉交一块钱。后来他不顾同事反对辞去了这份稳定的工作,专职卖甜饼为生。每天上午他把甜饼送到各个公司的休息室,然后旁边放上收钱的盒子,下午把剩下的甜饼和盒子带走。不久以后,他卖甜饼赚的跟做经济学家挣的就差不多了。
关键不在于他卖甜饼挣了多少钱,而是他通过卖甜饼做了一个绝妙的经济学试验:人的诚信度到底有多么高?大家都知道有些时候有些人会撒谎,但是撒谎的概率有多么高一直不好测定。而费尔德曼通过卖出的甜饼和收回的现金的比例,恰恰找到了测算诚信度的数据。他给自己同事做甜饼的时候,交现金的比率是95%,后来外卖当然没有这么高。大部分人拿甜饼的时候交钱,有些公司会高于90%,而有些会低于80%。小公司会比大公司的员工诚信度高3到5个百分点,换句话说是“犯罪率”减少25%左右。就好像乡下的犯罪率一般会低于城市一样,这不是出于道德差异而是人少的组织更容易发现舞弊者。这让我想起了老子所讲的“小国寡民”。在组织内部,通过甜饼回款率我们可以知道,上层人员比下层职工的诚信程度要差(因为他们的休息室是分开的,所以甜饼与现金比率可以分开计算)。那么我们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是领导因为掌握权力而更勇于欺骗呢?还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擅长欺骗而爬到领导位置?那得用另外一种方法来整理甜饼带给我们的数据。

总之,这本书的大前提是:只要有机会,人人都有撒谎的倾向;小前提:但是足够数量的数据是不会撒谎的;结论:我们可以通过对数据的独特发问来取得比较真实的结果。

coffee   2006-02-26 22:23:39 评论:1   阅读:1079   引用:0
无题 @2011-02-09 20:14:30  
是领导因为掌握权力而更勇于欺骗呢?还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擅长欺骗而爬到领导位置?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