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商君列传》(二)
当时秦国对于它的邻国魏国既恨又怕,恨当年魏国攻取它的土地,怕的是魏国超群的军事力量。但就在公孙鞅执掌秦国大权的时候,魏国遇到麻烦了。这个麻烦说来话长,庞涓和孙膑是同学,庞涓先从魏国得志,孙膑过分相信老同学也来魏国谋职。庞涓陷害孙膑,但是孙膑装疯逃回老家齐国,在孙膑的一系列策划下,魏国屡战屡败军事力量大损。

公孙鞅看到了魏国兵力被东线齐所牵制,趁机出兵魏国西线,魏国派公子魏卬(ang)抵御。公孙鞅利用老交情的关系骗魏卬吃饭,然后伏击魏卬,魏军大败,魏国割地取得与秦国的和约。从此秦国占据了战略上的有利地形,可以随时主动出击东方,但是东方想打过崤山可不容易。不过怎么说呢,魏国并没有亏待过公孙鞅,公孙鞅用这种办法对付老朋友,实在是有点过分。但是公孙鞅肯定不会后悔,因为秦国把魏国割让的土地中的十五个城市包括商赐予公孙鞅,从此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叫他商鞅了。

就在商鞅掌控绝对权力的时候,智者赵良提醒他:“您老人家得罪的人未免太多了。你搞得大家一点尊严都没有,大家肯定回过头来跟您老人家玩儿命!再说你平时的生活也过于奢侈显眼,现在有国君给您撑腰还看不出问题,一旦国君有变动,找你麻烦的人可不会少。”商鞅根本听不进赵良的劝告,依然故我。

事情的发展不幸为赵良所言中,孝公去世,当年受害的秦国贵族反扑。商鞅想躲到民间,不想老百姓不敢收留他:“商鞅的法律规定,收留没有来历的人要受连坐的处罚!”商鞅很郁闷,他没想到自己制定的法律把自己给逼得无路可逃。他慌不择路逃向魏国,魏国人恨他牙根痒痒,怕他溜走,就把他送回了秦国。商鞅垂死一博,纠集部下攻打郑城,被正规军所镇压。商鞅本人被车裂,全家遭受灭族的命运,被当作叛徒引以为戒。

按照传统的道德观点来看,商鞅的结局完全是活该,他抛弃传统的文治而崇尚严苛的法制,背弃信义而追求事功,刻薄待人而奢华处事,这种人不倒霉那简直没有天理了。但是依照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的观点看来,商鞅死于封建地主反动派的疯狂反扑,商鞅是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革命家,他的死是因为他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举措触动了保守封建势力的既得利益。两种观点都那么一些道理,但又都很难涵盖所有的现象。虽然商鞅道德上有缺陷,但是有些改革者道德上没问题,照旧吃不开,所以说纯道德的解释未必令人信服。那么从发展生产力度角度看问题,则无法推出商鞅的悲惨结局,因为秦国之前之后都有推进生产力的改革者,怎么大家都没这么倒霉呢?难道冥冥之中全是命运和偶然在作怪?

如今我们不妨从更为切近的思路,考虑商鞅悲剧在运作上的原因。商鞅之所以以严苛法令和君主绝对权威来治理社会,是因为他构想通过集中的中枢权力和硬性的法令辐条,形成运转顺畅的车轮,推动国家的前进。在这种结构中,君权不可分割,所以要抑制诸侯的权限,而法律必须畅达,所以牺牲条令的弹性。诸侯和臣子的基本权限都受到抑制,而强制性法令又剥夺了申辩的机会,因此商鞅所施行的法令,难免冤屈甚重。靠山崩溃之后的迅速反扑,恐怕不仅仅是地主阶级对失去利益的怨恨,更多是现行臣民对于专断法制的恐惧。

如此严刑峻法和社会弹性、国家强盛和民众权益之间就构成了很难取舍的两难困境。注重短期效应必定以强化国家集权、推行军警专制、牺牲民众权益为常态,而注重长期发展则无法不顾及地方自发活力和社会规范的弹性适用。问题长期的根本解和短期的症状解及其后遗症的纠缠,岂是容易解决?
coffee   2005-11-06 19:53:14 评论:2   阅读:2460   引用:0
无题 @2008-12-12 13:43:21  
有见地,从生产力或社会进步角度来看,商鞅真称得上是个革命者!但过于依赖“法制”,事实上是压减了这个国家生存的空间,要说秦朝二世而亡,怕是在这个时候就埋下了种子。
  《大秦帝国》是电视剧啊,蛋白质!
@2006-10-31 14:23:03  游客
浅薄无知,看看大秦帝国吧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