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邦与中国早期国家的演进
酋邦与中国早期国家的演进
——读《中国早期国家》
一 问题的提出
上个学期我们学习了中国古代史,有一个问题最能引起我的兴趣:中国是如何从史前文明进入文明国家的?我翻阅了许多中国古代史教材,发现它们都对这个问题说明的十分模糊。其中较典型的说法是这样的:“他们利用公职和权力,化公为私,积累个人财富,变俘虏和负债人为奴隶,有社会公仆变为最早的剥削者。氏族内部发生了人压迫人的现象,出现了一大批凌驾于绝大部分成员之上的特殊人物,以及实质上是代表上述人利益的权力机构。氏族成员的民主权利已徒具形式,选贤举能的传统也被践踏,氏族制度遭到空前的破坏,社会分裂为不同利益的集团,阶级正在形成,原始社会日暮途穷,走到最后崩溃的边缘了。”○1然后就进入到夏的建国。
我总觉得这样的说法缺乏足够的说服力!它没有说明社会在进入国家之前具体是什么形态;各种国家时代的政治结构在史前时代的原型是什么。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来说,同样是从氏族社会演进为文明国家的,中国和古希腊、古罗马在文明早期的政治制度上为什么有那样大的不同?!(至少在文明的早期,古希腊和古罗马都是实行的民主政治,尽管它是有限的,但它和中国进入早期国家的王权就是不同)②
带着这样的疑问,在老师的指引下,我阅读了《中国早期国家》这本书。这本书最大的贡献就是全面地引进了“酋邦”这一国际人类学界的新成果,并且用这个概念来解释中国社会是如何从前文明时代跨入文明国家的。“事实上,在我国学者的研究中,部落社会和部落联盟是长期以来几乎唯一被注意到的前国家时期社会类型。这同我国学者长期接触和使用一些较早地时期的人类学资料与理论有关。然而,这种非常单一的观察角度,从现代人类学的观点来看,显然已经远远不够了。因为现代人类学已观察到了另一种前国家时期的政治组织类型,并作了大量有说服力的研究.”③这段话就指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二 中国史前考古所见的大致情况(以良渚文化为例)
良渚文化是近几十年来我国学者研究比较多的文化,也是最早有学者把它作为酋邦来考察的。所以笔者参考了一些
对良渚文化的情况进行宏观把握的著作,在这里简要的说一下良渚文化(也会提到其他一些考古文化)的特点。
第一,环太湖区域在良渚文化的时代已经进入了较为先进的犁耕阶段。良渚人栽培和种植水稻, 不仅是充分利用了江南水乡的自然环境, 更重要的是积极改进生产工具, 力求提高劳动效率。在良渚文化的遗址中发现了石犁,“这些三角形石犁的器形扁薄, 前锋夹角一般在40~50 度之间, 中心常穿有1~3 孔, 多用片状页岩制造,背面平直, 正面稍稍隆起,两腰磨出锋刃, 并留有磨损痕迹, 它们应是安装在木犁床上的石犁铧。这类农具可借助前拉后推的力量, 用来进行连续性翻土, 其耕田的效率显然大大超过了耜耕方式。这一地区的稻作农业正是由此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发达程度。”④显然,良渚人凭借着先进的农业生产力能够生产出足够多的粮食来供给人群生活。
第二,宗教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日益凸现。在良渚文化中发现了大量作为礼器而存在的玉器。玉器雕刻的十分精细。器形有琮、璧、钺、冠,并且在器物上刻有各种兽纹、鸟纹。这种器物给人以庄严肃穆和神秘的敬畏感。这种器物用于祭祀,体现天人沟通的思想,无疑是神权出现的重要标志。
第三,明显的社会分层现象。这一点可以从良渚文化的墓葬中反映出来。。“根据大量墓葬材料, 贵族阶层大多埋在人工营建的高台墓地之上, 墓穴较为宽大, 常见棺椁一类葬具。随葬大量玉器, 包括各类玉礼器和玉装饰器。石器以石钺为主, 并有精致的细刻纹陶器。平民阶层一般没有专门的人工营建的墓地,大多埋葬在居址附近或稍远的高地之上, 墓穴浅而窄小, 少数死者有木棺。随葬品中玉器仅有一些小饰件而无礼器, 陶器较多, 石器较少。一些墓中甚至一无所有。” ⑤而且,就是贵族的墓也有内部的等级。在反山良渚文化墓地中,共有11座墓葬,墓主都是贵族。大部分墓中都有玉琮,但有三座墓确没有。只有五座墓发现了玉钺,其他则没有发现这种最高权力象征物。这就表明在良渚文化中贵族也是有等级的。⑥总之, 良渚文化贵族阶层的墓地与墓地之间、墓地内部之间的差异, 真实地反映了上层社会内部的身份等级分化及其权力财富分配的状况。
第四,一个社会单元有几个聚落构成。从现在遗留下来的良渚文化的祭祀遗址的规模来看,单凭一个聚落的人力、物力是无法建造像瑶山祭坛这样的巨大工程。只有几个聚落将人力、物力统一运用才能完成这样的工程。此外,在良渚文化的遗址的聚落遗存中发现的祭祀场所远远少于发现的聚落数。这也可以从一个侧面验证由几个聚落组成了社会单元公用一个祭祀场所。
第五,战争在这一时期发生频繁。在新石器时代我们在湖南澧县发现了??遍(当然有例外)。城墙作为一种防御工事的出现,应该是战争带来的后果。在许多考古遗址中,我们发现了大量的石制的武器。在少数遗址中,也发现了一些战俘遗骨。⑦

三 酋邦的介绍⑧
酋邦是现代人类学关于人类社会与文化分类的一个概念,同时它实际上也含有关于人类早期政治组织演进的阶段性的内涵。塞尔维斯的“酋邦”理论与弗里德的理论相互补充,成为现代人类学中关于人类社会和政治组织分类的足有影响的一种学说,同时也可以说他们的理论不断得到现代人类学观察的支持。
(一) 酋邦社会中个人权力的特征
酋邦社会同部落社会以及群队社会在权力结构上的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在酋邦社会中,已经出现了个人性质的权力。这种权力是同酋邦社会中的居于最高政治地位的酋长联系在一起的;同时整个酋邦社会的权力结构呈现为一种金字塔形,即有一个人拥有整个社会的最高权力。我们现在来归纳出酋邦社会中个人性质的权力的特征:
1.在酋邦类型的社会中,酋长具有真正的实权。这可以具体表现在许多方面。其中最典型的做法就是酋长控制社会产品的再分配和对劳动力的支配。还有一种很重要的表现就是酋长对酋邦的成员具有人身处置权。这一点体现了酋邦社会内的产生了强制权力。而且这种权力是以武力为基础的。
2.酋邦制度下的酋长拥有听从他们旨意的各种官员,组成一个较正式的政治机构。酋邦实际上已经形成了金字塔式的权力结构,其顶峰时最高酋长,酋长之下则是一大群分成不同层次的官员,而这些官员中的许多人都是贵族,并且是属于酋邦的大大小小的社区的首领,他们在自己的社区中也是拥有与最高酋长相同性质的权力的人物。
3. 酋长及其所属的官员拥有特权。一种特权是对平民无条件的索取,得到酋邦平民的贡献。酋长的另一种特权是精神性的,就是他必须得到共同体成员的尊敬,以此来证明他的权力地位。以上种种对酋长地位的精神性夸张手段,无疑使得个人性质的权力对社会具有了一种威慑作用。很显然,酋邦社会中的酋长已不是部落中平等的一员,而是高居于部落其他成员之上的人物。
4.酋长的地位逐渐成为“永久性”的。在酋邦社会中,酋长不单单是体现了个人的特殊作用,也不仅仅只是拥有了个人性质的权力,而且它们本身就成为这种权力的象征和法定的保存者。在某种意义上,与其说他们作为首领是社会权力结构的一个环节,不如说整个社会权力结构是以他们为中心,为了他们的目的而存在的。
总之,酋邦是存在着明显的个人性质的权力的。在前国家时期的不同类型的社会中,酋邦是唯一具有这种特征的社会。把它同在典型部落社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部落联盟社会相区别,有助于认识人类社会政治组织和政治权力发展的真实过程。应该说,个人性质的权力的出现和发展是使不同民族与地区的早期政治进程呈现不同面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二) 酋邦制度下的社会分层现象
  首先,等级不同,政治、经济、宗教的地位也不同,而且这种不同不仅仅是同个别人相关联的,而且涉及到不同的人权。这就有了社会分层的含义
其次,酋邦社会中社会分层的最重要的表现是酋长的特权的加强。而这也是在酋邦社会中的等级的概念中获得发展的。酋长等级的存在使得在酋邦社会中担当再分配者责任的人选固定化了。这种趋势进一步发展下去,将造成在酋长等级与一般等级之间在经济和政治权利上的明显裂痕,从而出现统治阶层与被统治阶层之间的对立。
第三,随着等级所具有的社会分层的意义的强化,不同等级的人们之间的隔阂增加了。这种隔阂表现在许多方面,而其结果是使社会显得越来越不平均。
总之,酋邦社会中社会分层的发展同等级的存在是有着某种关系的。但是从根本上说,酋邦社会中的社会分层现象却不仅仅是等级发展的结果,而应该还有其深刻的社会经济与政治的原因。因此,在许多酋邦社会中,社会分层的结构并不总是同这些社会中的等级的结构相一致的。作为一种阶级区分的前兆,社会分层常常突破等级的秩序,使得同一等级的人也可能在社会分层中处于不同的地位,而不同等级的人却可能出于同一社会分层的地位中。
(三) 作为征服结果的部落联合体
征服在酋邦自身的形成中就是一个起重要作用的因素,它是势力较大的部落或社区对实力相对弱小的部落或社区进行吞并或政府的结果。对邻近部落的征服,史前国家时期部落间在建立平等和自愿的联盟之外发生紧密关系的另一种更为普遍的形式。这种形式导致部落间的臣属关系,如果这种关系持久下来并成为社会政治制度的基础,那么就可能出现酋邦使得集中的时候权力结构。

四、酋邦与中国的专制主义
结合上文概括的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的特征,我们可以看到酋邦的主要特点是与考古学所观察到的现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契合。
在中国的考古学界,有这么一种思想:“我们这代人的工作知识积累第一手资料,为下一代人创造条件。”⑨由于这种思想的长时间存在,使我国的考古学界不注重理论研究,不能积极地吸纳国际考古学界和人类学界的新成果。所以谢维扬老师的《中国早期国家》最大的贡献是他把国际考古学??并且作了完整的理论阐述和将它作为理论工具来解释中国考古文化。
纵观谢维扬先生的《中国早期国家》一书,在阅读过程中可以很强烈地感到:先生之所以对酋邦这一人类文化学所观察到的人类社会现象是由于酋邦社会中专制主义的因素对解释中国古代的王权专制主义的起源具有很重要意义。先生在文中专辟一节予以讨论。其大旨如下: 酋邦是具有明确的个人性质的政治权力色彩的社会,当他们向国家转化后,在政治上便继承了个人统治这份遗产,并从中发展出人类最早的专制主义政治形式。酋邦社会中专制主义政治的因素同我们说到过的酋邦社会的三个重要特征有关。首先是酋邦社会中个人性质的权力的存在与发展。这是这些社会缺少权力的相互制约的概念。其次是酋邦发展中的征服特征促使酋邦社会出现专制政治因素。第三是酋邦社会分层的发展。⑩
我之所以也赞同 “酋邦”这一概念,也是出于酋邦中的专制因素可以解释我的疑惑,即我的文章开始时提出的问题。这个理论能够做一个较圆满的回答。我认为酋邦中的专制的因素正是中国进入国家文明阶段的专制王权的渊蔽,中国由酋邦进入国家比由部落联盟进入国家更接近于历史的实际情况。这就是我所得到的结论。
当然谢维扬先生的理论还有不完善的地方,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传统社会中的宗族在“酋邦”理论中没有得到解释。诚如王振中先生说的:“鉴于中国夏商周历史传统中的社会组织结构是一种父权家族——宗教式的结构,笔者认为中国文明的起源、阶级化、财富化的积累和集中的形式都与父权大家族的出现以及家族——宗族制的形成和发展密不可分,这也是中国文明社会形成和发展的重要的历史特点。不论中国古代是否通过酋邦的形式走向文明,重要的是当进入了最初的铜器冶炼时期即公元前 3500-3000年时期,中国的许多地区已发展到与酋邦制相平行的发展阶段,这是一个由原始社会向文明社会的重要的转变时期,人类学中的那些酋邦社会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重要的参照系。”○11所以“酋邦”理论中如果加上了中国特点因素(父权家族——宗教式机构),再有原来的专制因素。从而形成一种新的理论,它既包办国际学术界的最新成果,也囊括了中国历史发展的重要特点。它必将成为能够解释中国史前时代到早期国家的利器!

注释
○1 《中国古代史》朱绍侯 张海鹏 齐涛 主编 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一版P25-26
○2 我个人理解的专制主义是指在社会最顶层的统治者对其他任何人在理论上具有绝对的处置他们生命、财产、自由等等的权力。
○3 《中国早期国家》 谢维扬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第一版P175
○4 《良渚文化与中国文明》杨楠 《张光直教授的考古学贡献笔谈》
○5 《良渚文化与中国文明》杨楠 《张光直教授的考古学贡献笔谈》
○6 《略论中国史前的酋邦》龙缨晏 《杭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年第二期
○7 以上内容主要参考龙缨晏的《略论中国史前的酋邦》和杨楠的《良渚文化与中国文明》
○8 以下内容主要参考《中国早期国家》P171——212 谢维扬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第一版
○9 《考古学理论》 陈淳编著  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年8月第一版p283
○10 《中国早期国家》 P213——235
○11 《中国文明起源的比较研究》 王震中著 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11月第一版P14

coffee   2005-08-25 16:38:26 评论:0   阅读:3672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