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王绍?[先生二三事
Suncity的一篇文章偶然提到王绍?[,让我回忆起当年的一些琐事,如果不写下来,恐怕以后自己也忘记了。而且时日已久,料想当事人如今都已经看淡了,事情不妨公开。
当时我们几个人组织了一个学生社团,到处请人来学校作讲座。能够担当讲座主讲的人本来就不多,因为很多学者不擅长表达。而且学校审查比较严,至少是副教授以上的正式人员。再者就是我们社团不过是学生组织,没有任何社会地位,钱更是没有。社会名流很少没有时间和兴趣光顾,仅有的几位热心老师被请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我们自己都不好意思再请。
这时(大概是1996年)有人推荐王绍?[,说他是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的入室弟子。为了请王来北大作讲座,我们冒了一些风险,毕竟他不是大陆的研究人员,按理说没有资格在北大接受学生社团的邀请作讲座。我们给他假冒了个副研究院的身份,于是王绍?[进入北大作了讲演。他口才不错,应变灵活,效果也不错。但是过后我们对他的评价却是截然不同,有些人认为他有真知灼见,有些人认为他哗众取宠。我属于后者。
为此当时社团的主管祝凌云打电话给居住香港的南怀瑾先生通了电话,南先生电话中明确表示:他没有收过任何弟子。过后,南先生来了亲笔信,大意是如果有人冒充他弟子,后果自负。我拿了一个复印件,可惜不经意就扔掉了。
虽然不太喜欢王绍?[,但是我还是参加了很多王绍?[主办的活动。他以禅宗大师自居,开口就是批判四方,偶尔也拍拍当权者马屁。因为了解的多,所以我更加不喜欢这个人。
但是这不妨碍王在清华北大吸引了大批年轻人,某年冬天他们借用我们社团的名义在法源寺组织禅七,但是因为言谈不检被寺院赶了出来。为了恢复被他败坏的社团名誉,我们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支持他的学生试图取得社团的领导权,但是我坚决不同意,结果同几个朋友不欢而散。有些推崇王绍?[的出国了,国内的在北京大学组织了“心灯社”,继续邀请王来北大讲习。
也不能说王绍?[就是胡扯,他还确实有些东西,的确参加过南怀瑾先生组织的禅七,也写过禅宗的书籍。但是危险就在这里,正因为他聪明,所以犯的错误不容易被人发现。
毕业之后这些事情慢慢忘了,前些日子偶然在网络上看到有人表示对王绍?[不满,google一下能找到。恰好Suncity又引了王绍?[的文章,感觉世界真是小小小,蹦来蹦去的就是那么几个活跃分子。
coffee   2005-06-18 01:59:40 评论:0   阅读:1531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