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代人的事
姥爷生前是个军人,小时候很少见他,印象也不多,好印象几乎没有。倒是记得他批评过我两次,一次是我不小心把茶杯摔了,一次是我看《参考消息》。我当时认为,为了摔茶杯批评我说明他小气,为了看《参考》批评我说明他太刻板(当时《参考消息》的阅读是有级别限制的)。
昨天,失去联系很久的表舅来家里做客,谈起他当年的坎坷,又提起了姥爷的事情。
70年,表舅申请入伍,因为姥爷是老革命,所以一帆风顺特批了一个名额。入伍前需要政治资格审查,招兵的人认为多此一举,就让表舅自己去查档案。当表舅去县里面查档的时候,方才知道:姥爷已经被开除党籍、开除军籍、定性为特务。参军是甭想了,表舅一气之下学手艺作买卖去了,今天也是个小企业家了。
姥爷为什么会被打成特务呢?因为当时(1937)共产党在华北民间的活动,还是相当微弱。为了对抗国民党的围剿,有时候不得不跟土匪们有些来往,我推测不过是买卖些武器,周转点资金之类的事情。反正历史中不可能不跟共产党之外的势力有所接触,但是一旦有了接触事情就说不清了。被打成特务之后姥爷下场很惨,更可惜的是他老人家看不开,郁闷之下身体全毁掉了。文革之后虽然复职,但是已经无力亲自做事,只是挂职而已。他的子女,也就是我的舅舅、姨,都没有沾上他老人家一点好处,反倒是当年白白受了诸多连累,从此没有一个人能进入部队发展。
表舅还提到,姥爷生前出奇的节俭。
coffee   2005-04-25 08:06:38 评论:0   阅读:720   引用:0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