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的商人和焦虑的和尚
这几天见到几个挺有意思的朋友,跟我与世隔绝的处境相反,他们都是匆匆忙忙的实干家,所以我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一些对我来说很新鲜的信息。
中午家里来了一个出版商,他的公司很小,但是去年一年也出了十多本书。他本来是搞水利的,但是放着高薪工作不干,偏偏要搞出版。他一个劲儿地叹气说如今出版不好作,为什么呢?因为新闻出版署的条条框框太多了,据说有七大不准:什么宗教题材不准、政治题材不准、封建迷信不准……。结果呢,大家都怕“触雷牺牲”,所以只好局限在安全的题材圈子里面,什么:财经、管理、文化、励志。因为圈子太小,前些年还有些好书,这些年倒是拼凑的书越来越多,还有很多炒冷饭。去年有本书叫《孙悟空是个好员工》,这位老兄就跟风出了一本《猪八戒是个好领导》。但是有位北京出版部门的领导比较讨厌猪八戒,就把书毖掉了。书已经印好,并且部分已经发行,但是剩下的只好被封在库中。倒是这本书的盗版满天飞啦。如果书作的不好,当然卖不出去,如果卖的好,马上就会有盗版。
晚上另外一个朋友请我们,去了个比较腐败的饭店,据说反正都是资本家出钱,就算是请客户吃饭啦。说实话饭菜很一般,环境呢,看得出是追求豪华,但是效果还是土鳖,氛围力图显得有文化,不过怎么看怎么像是暴发户的客厅。
这个朋友在一家大外资公司工作,如今已经负责一个team(^_^,他满嘴的洋词,让上帝宽恕他吧)。他本来是搞技术的,我相信他现在应该技术也不错,在什么“运行维护支持部”。不过他可不是独善其身的纯技术人员,而是每年要完成一定额度的业务量才行。他们跟GE学会了末尾淘汰制,最后5%的家伙年底滚蛋。这种办法猛一看好像挺好,但是我总感觉哪个地方不对劲儿。怎么作业务呢?他没有具体谈,只是有个细节可以略知一二。我开玩笑说:“你这个搞技术的,如今也学会怎么送红包啦。”他说:“唉,这个根本就不用学,客户会主动告诉你他们需要多少。我经常在半夜接到客户的电话向我提出条件。”国外的公司,不管他们在本国是什么样,到中国来,没有不入乡随俗的――尽管这个过程对他们来说很痛苦。象朗讯那样摊牌的公司,仅此一家。排除道德上的隐患,这样作经济上也有问题。
前天还会见了一位和尚朋友,虽然是出家人,他比我还关心社会。利用春节回家(和尚可以回老家看父母,中国特色)的机会,他探访了家乡周围的一些情况。其中一个现象是教育的转变,因为经费不足,农村师资流失严重,甚至出现小学毕业教小学的情况。随着教育质量下降,家长更加不愿意让孩子上学。随着公办教育的崩溃,在农村也出现了私立学校!有些掌握权势的人,抓住这个机会创办私人学校,保证教学质量和生活质量,同时征收高额学费――每年两千,包括一年的学费、书费、食宿费用,还有接送的校车。这位僧人家乡在中原农村,不是很富裕,但是中国家长对于孩子的教育投资还是比较慷慨的,这些办学的人已经赚了不小一笔。第二个变化是道德风尚的变化,以前也有从事非正当行业的打工妹,不过往往在家乡受歧视。如今非但没有任何轻视,某种程度上还成为同龄人羡慕的榜样,甚至出现了男性从事类似行业。第三个变化是某些地区的基督教开始超越地方政权的控制,采取了某些类似传销的方式来传教,其中也存在潜在的危险。
不管是商人,还是公司职员,还是僧人,或者象我这样的局外人,都是生活在一个社会――当前的中国社会。大家的感受有相通之处,简单的说就是:这个社会中的交易成本太高。出版商面对的条框压制、面对必须购买才能得到的书号、面对垄断的新华书店发行渠道,必须付出高额的额外成本,这些成本都最后转嫁到最终消费者身上,使得图书消费市场无法进一步扩大。而那个洋鬼子公司的朋友,本来完全可以专心作技术支持来使得系统运行更为高效,但是如今他不得不跑来跑去找人递话拉关系送红包请吃饭。他本人浪费的时间和精力,公司浪费的人才和金钱,社会失去的是效率和公正。前面这几位还好,虽然市场门槛高,他们毕竟还想办法跳过去。但是那位僧人所描述的农村呢?有多少人实际上被过高的成本阻挡在真正的商品市场之外呢?正当的盈利渠道被堵塞,难免其他的非正当牟利渠道就开始泛滥。
张五常也提到目前中国经济交易成本太高的问题,但是他错误的把交易成本算到了诸如基本工资、社会福利等上面的因素去了。像是清华的秦晖也认为,东欧改革的迟缓就是因为他们工会力量太大导致生产成本增加,而中国因为对劳动者没有任何保障所以才成为外商投资的乐园。张和秦的观点也不能说全错,但是往往近似答案比错误答案危害还要大。他们所讲的成本,其实主要不是交易成本而是生产成本尤其是劳动力成本。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劳动者同时也是消费者,没有合理的劳动报酬,会导致整个社会总需求不足(中国的物价除房价之外其他大多是降价,从侧面说明了需求不足)。总体需求不足将导致内部经济缺乏活力,于是大家越来越依赖出口;过度依赖出口必须更加压低劳动力价格,于是进一步导致国内需求萎缩。
当然,消费是第二位的,关键是就业,过低工资过低劳保(大家还记得大年初一的阜新矿难吧?)实际上是低就业的后遗症。就业不足的关键不象张五常和秦晖设想的那样在于劳动力成本太高,而在于政府越位、错位和不在位(吴敬琏的话),如今政府已经成为社会交易成本过高的主要因素。
coffee   2005-03-06 23:54:33 评论:2   阅读:819   引用:0
无题 @2005-03-07 20:39:23  luotuo
据有关机构计算出中国现代化程度比美国落后100年,这些经济了,文化了,政治了,国民素质了,等等种种文明程度标示就都不要苟求了!!知足者常乐!
无题 @2005-03-07 10:12:48  coffee
政府似乎意识到了需求不足的现象,依照凯恩斯的观点,发行大量国债来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但是麻烦在于,公共基础投资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好处在达到老百姓之前就被截留啦。相反,应该降低的门槛却依然高高在上,很多地方取消了农业税,不过地方政府又通过增加农业生产资料(比如化肥)价格的方法从农民身上榨取更多费用。

发表评论>>

署名发表(评论可管理,不必输入下面的姓名)

姓名:

主题:

内容: 最少15个,最长1000个字符

验证码: (如不清楚,请刷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